• 周三. 4 月 24th, 2024

『雕塑头条』李象群:我眼中的钱绍武先生

admin

7 月 11, 2023

文/李孟阳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雕塑系博士生根据2021年7月对李象群先生采访资料整理)1983年,我考入中央美术学院进修班,在“央美”学习期间那是第一次接触钱绍武先生。在那之前,我的艺术创作是从钱先生的绘画里汲取养分成长的,当时特别喜欢他的素描。钱先生的《素描与随想》于1979出版,这本书在77级和78级学生中间备受推崇,广为流传。钱先生也是我学生时代非常喜欢的艺术家之一,因此,对他怀有一种崇拜之情,到中央美术学院进修部分原因是想向钱先生求教。到“央美”进修学习,终于见到了钱先生本人,我很激动。那个时候,钱先生在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担任系主任,他给我们上“雕塑课”和“素描课”。期间,在钱先生的指导下,我画了不少画。后来,通过课堂上和课堂外的交流,发现钱先生是一个特别热情,很有的人。在“央美”进修班学习期间,钱先生曾经对我说:“象群,你在做雕塑的时候,有一套自己的办法。”当时,钱先生是出于赞赏说出这番话。但是,我意识到钱先生的这句话除了是对我的一种赞赏,其实也对我提出了一种指向,让我开始思考“一套办法”是正确的还是不正确的。我认识到应当不是一套办法,而是应该更加客观地看待事物的原型。在钱先生的赞赏话语中,我意识到了另外一种涵义。当时,我仅仅22岁,在艺术创作上就形成了一套办法,这可能是一种套路。我深刻地认识到在这年龄阶段应该吸取更多的养分,对于雕塑创作中要解决的问题应有更多不同的思考。在课堂上,钱先生曾经和我们分享过一句诗,那是出自“扬州八怪”之一的李方膺笔下的“触目横斜千万朵,赏心只有三两枝”。钱先生讲,我们在大千世界中看到那么多东西,但是,能够让人感动的东西可能就那么一两样。作为艺术创作者,重要的是要扑捉到具有代表性的那一两样东西。也就是说,要抓住创作的主题。这句诗我一直记在心底,它让我意识到对事物的认识一定要有自己独特的东西,也就是能够感染人的东西,能够让人感动和激动的东西。学习期间,钱先生一直跟我们讲“感动”和“激动”这两个词。这两个词是在强调作品能让心动起来,才是好的作品。钱先生让我们认识到观察事物首先是打动自己,然后才能打动别人。这一点对于艺术创作者来说特别重要。身为领导,钱先生特别爱惜人才。当进修班的课程学习临近结束,准备回“鲁美”的时候,钱先生特意跟我说:“象群,若日后有机会还是希望你到中央美术学院来,我们需要你这样的人才。”时隔七年,1990年我来到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创作室任职。在“央美”雕塑系创作室工作的日子里,钱先生有时候会来创作室跟同事们谈写字的章法。同事会把自己写的字拿给钱先生,请请他看看写的怎么样,钱先生会用“哈哈一乐”的态度点到为止。钱先生作为一位在书法、雕塑和诗歌等领域都有很深修养和造诣的艺术家,和他交流,常常让我受益良多。比如,钱先生谈对于艺术的感受,他认为有的时候是要用眼睛直观去看,有的时候则需要用手去摸、去感悟、去感受。关于这一点,钱先生讲述了一次他的亲身经历。他讲,有一次到一个小村庄里,刚下车,一位农民老大爷走上前来握着他的手。钱先生说,他握着那双又厚、又大、又重的手的那一刻,这里面不仅能感悟到一双劳动人民的手,而且感受到老大爷那一片热乎乎的情感,可以体验到他的经历。那双手让人感受到它就是雕塑。钱先生其实在讲另外一种观察方法——在日常生活当中去感受和体验。

2007年9月2日,“突围——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新锐艺术展”开幕式合影(左起:王洪亮、前英国肖像雕塑家协会主席,英国皇家雕塑家协会选举委员司徒安、钱绍武、李象群、王培波),图片来源:ZERO零艺术中心提供2000年,我调入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任职。2007年秋天,我和钱先生联系,告诉他我准备在零工厂(今天的ZERO零艺术中心)为清华美术学院雕塑系的本科生和研究生举办一场展览,看看他能不能给展览题个字支持一下。电话里,钱先生特别爽快地答应了,让我第二天到他家里去取字。钱先生为展览题下了“突围”二字,当时展览的海报设计中使用了钱先生的墨宝作为主视觉形象。

“突围——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新锐艺术展”海报,图片来源:ZERO零艺术中心提供对于钱先生的才华,我是这样看待的(其实也是钱先生自己说的):第一是他的书法;第二是他的语言表达能力;第三是他的绘画;最后是他的雕塑。钱先生的雕塑里面故事很多,他总能用生动的语言把那些故事和大家分享、解读。关于钱先生的雕塑艺术,我个人非常喜欢《李大钊》这件作品,作品中那种横向展开关系处理的特别好。除此之外,《江丰》那件头像雕塑作品也很棒,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刻。钱先生曾讲,“江丰的脑袋跟石头一样,就是打不开”。这其实是说一个人有信仰,坚定,坚持自己,就像一块石头一样。虽然钱先生曾经留学苏联,但是钱先生的雕塑深受东方文化的影响,饱含着东方美学思想,充满了意象的韵味,应该说他是中国最早开始做意象雕塑的雕塑家之一。这些年,学界一直在探讨东西方艺术的差异,其实,用比喻的方式来讲,西方的艺术是指向哪,打哪,非常精准。东方的艺术则是先打到那,然后再说为什么打那。

“突围——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新锐艺术展”开幕式合影(左起:前英国肖像雕塑家协会主席,英国皇家雕塑家协会选举委员司徒安、钱绍武、李象群),图片来源:ZERO零艺术中心提供钱先生学识渊博、开朗、大气,他那爽朗的笑声让人印象深刻。对于他来说,那些不如意的事情,仿佛都能一笑而过。在钱先生身上,我看到了“顺其自然”的生活智慧。“顺其自然”也是我个人非常欣赏和认可的一种做人和做事的心境与态度。钱先生看到我后来在艺术创作上的成长,他特别欣慰。每次见到我,钱先生都很高兴,总是握着我的手,总要说些什么。2019年,在南京的一次会议上见到钱先生,那个时候他已经稍微不太能认清人,没想到那次见面竟成为了与钱先生最后的一次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