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日. 6 月 16th, 2024

“埴象——吕品昌艺术四十年”个展 盛大启幕

admin

7 月 11, 2023

 

 

 

 

 

前 言

作为在改革开放时代走上艺术道路的一代中国艺术家代表,吕品昌四十余年里走的是一条不断开阔的艺术大道。他从学习研究陶瓷艺术入手,到从事雕塑和公共艺术创作,在不同的材质媒介中穿行,潜心研究传统艺术的现代转化,更注重在思想和精神上与时代同步伐,思考并实践中国艺术发展的时代课题,由此形成具有开合张力的艺术观念,进入得心应手的创作状态。他在重大主题性美术创作上投以巨大心力,坚持作品思想性与艺术性,继承性与创新性的统一,把对历史的认识、感怀与深入生活的发现、描绘结合起来,在作品中体现出恢弘的整体气势和精微的形象塑造,尤其是在西方写实雕塑的基础上融入中国传统雕塑的造型美学,为中国当代雕塑彰显中国气派做出可贵的探索。他的许多大型肖像雕塑作品无论取材于古典还是表达现代主题,都以丰富的生活感受为依托,在人物的塑造和作品的意境上更多表现人文关怀和文人气质。

 

在这次展览中,吕品昌选择了以陶瓷媒介为主的大批代表性作品。这些作品将陶瓷的材料属性充分放大发挥,工艺技巧亦突破已有边界,吕品昌用自己丰富的经验和对艺术大胆的探索,表现出对传统文化的认同,彰显了出对陶瓷的身份意识。

 

无论是“转换型”还是“嫁接型”,吕品昌都从自己的角度做了最新的尝试和突破,使这些传统媒材以一种新的、具有鲜明时代性的方式进入今天的当代艺术。这些作品彰显了中国艺术家无穷的创作力,发扬了传统陶瓷艺术的精神。

 

吕品昌的工作室名为“汉埴匠”,这次展览又以“埴象”为题。“埴”者,黏土,意味着与陶土紧密相连的关系;“象”者,便是从陶土中演化出的物形万象。老子曾以“大音希声,大象无形”来阐释“象”与“道”的根本所指。而“埴象”是一种创造,一种主张,一种“塑化”的过程,进而从中产生言有尽而意无穷的效果。徜徉于在吕品昌的作品里观赏徜徉,我们似乎进入了更加宽阔的艺术境界之中,看到了“陶”“瓷”与世界当代文明的共同性和共通性,他作品的格局和气派亦可让人感受到一个文化大国所散发的自信与活力,特别是从陶瓷生发的现代表达,更加宛如天造,出神入化。

 

中国长期以来处于西方文化输入的被动局面,相当长时间的偏见使得中国与西方世界在艺术的交流上也存在着逆差,因此,我们需要坚持并继续探索中国话语体系下的文化自觉,在价值判断和审美判断上需要有更大的创新性和共识度,才能更为从容地应对全球艺术的趋势和现状。吕品昌能够在传统资源的浸润下走向从容创造的境地,将美术创作和反映社会现实、彰显民族精神紧密联系在一起,从民族的人文传统和艺术传统中走向当代的创造,这是他思想上成熟和艺术上有大成就的标志。

 

范迪安

中央美术学院 院长

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

2021年5月

 

 

探索中回归——我的艺术心路

 

受父亲和兄长影响,我少年时就对绘画产生了强烈的兴趣。束发之年,我离乡求学,在景德镇陶瓷学院(今景德镇陶瓷大学)接受雕塑艺术的专业教育和训练,本科毕业后又攻读硕士研究生学位。景德镇是一块蕴藏着中国陶瓷灵魂又富有浓郁传统文化气息的土地,这座千年瓷都的独特氛围,强烈地激发起我的热情和灵感,成为我青年时代艺术创作的“策源地”。在这里,我获得了兼取以至交融陶瓷艺术与雕塑艺术的最初机缘,“雕塑”和“陶艺”也从此成为贯穿我艺术道路的两个关键词。

 

在研究生学习和创作期间,我一方面努力尝试将雕塑语言和技法运用于陶艺的各种可能性,一方面则积极探寻把陶艺推向更广阔的空间环境的途径。出于这种追求,也因为我不认同扩展作品体量这种简单化的方式,所以当时做了长时间的艰苦努力。对“缺陷肌理”的审美认识,正是在突破传统陶瓷艺术的空间和技术限制的向度上获得的。基于对“缺陷肌理”的较为深入的理论思考和一些大胆的突破性创作实践,我找到了以后我愈益认为有必要的一个立足于艺术本体语言、深入拓展陶艺和雕塑的具体切入点或支撑点。这个关系造型语言的认识和实践突破,对我本人艺术作风和面貌的形成至关重要,对中国现代陶艺的创作格局和风格演进也生了重要的影响。

 

20世纪90年代我持续地进行着“中国写意”“阿福”“遗迹景观”等几个系列的创作,致力于以形式因素意蕴化和形式意趣民族化为目标的纯化语言的探索性实践。在持续深化、纯化陶艺语言的现代转型的同时,如何在更大范围和空间中拓展陶瓷的表现性,更大程度地和当代社会文化发生关系,是我创作所关注的另一个重要方向。

 

90年代末以来我创作了《混沌的失却》《太空几何》《太空计划》《触摸世界》等直面现实的作品。这些作品力求充分调遣雕塑造型及其空间语言,并发挥陶瓷媒介的表现优势,来更多地关注当今时代的生存环境和生存状态,增强陶艺呼应当代文化精神的主题性。

 

近些年来,我的创作风格有了一些转变。这种由具象向抽象延伸的转变绝非刻意之举,而是基于多年创作理路逻辑的一种自然生发。在抽象形式中纯化,从陶瓷媒介上突破。回顾我的创作路径,“抽象化”是我创作的隐含线索:形式纯化与精神升华,因而我在具象与抽象间并无转化的间隙与违和。无论是从早期“阿福”系列到“的形体”系列、“璧”系列,追求膨胀形体的有机结合,还是从早期“遗迹景观”系列到“金砖”系列,追求几何形体与抽象孔洞的融合,再到“太空计划”系列追求工业秩序与手工偶然的拼合……我的深层追求指向的并非外在的形式,而是雕塑本体的内核。

 

雕塑范畴、雕塑形体的终极追求在于内核的提炼,而在翻制过程中的“中间状态”却能接近内核的体现,表现为石膏材料将雕塑形体存在的基点和细节变得模糊化,这种混沌状态往往具有由内传递的张力。在我看来,“复制”作为展现过程之瞬间的固化形态,如同“原型”一样精彩。换一个角度来看,这是抽绎雕塑核心要素、纯化造型语言之探索的一种延续。

 

回望从艺的40年,我从家族传承艺术基因,从学院汲取学术养分,从民间继承文化内核,从当下提炼时代精神。我为始终行走在艺术之路而觉幸福,也为不曾忘却初心、理想而感欣慰。我乐意做一名“埴匠”,触摸、拿捏泥土的亲和感,让我时刻感受到中华文化沃土的滋养和浸润其间、千年传承的伟大艺术精神。探索之路是艰辛而坎坷的,好在我喜欢接受挑战。一种根植于内心的“挑战精神”促使我在创造追求中不断突破自我,也促使我在凝视传统中不断校正自我。40年来,我在探索中远游,又在探索中回归。

 

吕品昌

2021年5月于北京

 

 

 

 

 

埴象:吕品昌的陶艺之路

 

吕品昌是将中国传统陶艺进行现代转型并取得杰出成就的代表性艺术家。我用“埴象”这一崭新的概念来指称吕品昌四十余年来的陶艺探索和所形成的作品面貌。“埴象”这个概念包含了吕品昌陶艺的三个核心要素:中国的、陶土的、匠心的。

 

本次展览展出吕品昌近四十年的代表性作品,按照时间的顺序分为四个板块:原型·复制;规制·自由;博弈·张力。

 

原型·复制部分展出吕品昌最为晚近的作品,在此系列作品中,吕品昌将关注点从外部的人与社会转向了雕塑内部原型与复制的关系。从雕塑自身来看,吕品昌的“复制”系列有两个突出的特点:首先,这一系列的作品打破了传统雕塑的翻模复制程序,复制的不是最终完成的作品,而是中间创作过程;其次,这一系列的作品不是复制的某一个静止状态,而是复制的一个时间段内主体艺术家的手性和心性与泥的交互作用。最终的效果就是用现代工业复制的技术,为艺术家的手工劳动建起了一座座纪念碑。

 

规制·自由部分展出《金砖》、《历史景观》、《触摸世界》、《太空计划》四个系列的作品。与其他传统的艺术门类相似,中国陶艺的现代性转换也同样面临着如何用传统的材料和样式来表达当下社会的生存和情感体验的难题,解决办法则是围绕着材料、样式和文化规定性来进行。在这些作品里,艺术家一方面回望历史,一方面直面当下社会,在由古及今的历史长河中,考察中国传统文化中既有强制性的约束又有奔腾不息的生命活力的两方面。

 

博弈·张力部分包括《阿福》、《中国写意》、《的形体》、《璧》几个系列。“阿福”系列和“中国写意”系列两个系列本质上相同,都是形式意趣民族化的探索,然而采用的形象资源和语言探索方向不同。吕品昌一手伸向民间艺术,一手拉住传统的精英艺术,在探索陶艺语言的同时,完成了将中国传统艺术中的两极以及其所代表的传统文化的不同侧面进行现代性转化的核心课题。其实,主导“阿福”系列、“中国写意”系列以及近些年的“的形体”和“璧”和系列的还有一个统一思想,那就是对一种博弈张力的视觉呈现。吕品昌深受道家“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的影响。在他看来任何事情都有正反两方面的力,一旦到极致的时候,就必然走向另外一个方向,所以他的艺术在一定程度上就要表现这两种力量的交合或者博弈所产生的张力。而且,因为材质自身的品格不同,所呈现的视觉张力给人的感觉也不尽相同,同时,这个系列也从具象一路走向了更为纯粹的抽象表现形式。

 

吕品昌的作品既是他对生命力的自然表达,也是对当下社会现实所进行的批判性回应。无论是利用他的活力和想象去进行形式语言的探索,还是用敏锐的思想和洞察力去回应当下的社会现实问题,在诉诸视觉呈现的同时,他都不会忽略其中所蕴含的思想文化意识,也正是在这样的艰辛探索中,吕品昌在对中国传统陶艺进行现代性转换的时代课题中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