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日. 4 月 21st, 2024

紫砂造型装饰工艺浅淡

宜兴紫砂工艺作为一门独特的民间艺术和文化,经过几百年、几十代人的智慧劳动和艺术创作,已自成一体、独树一帜,被世人所推崇。她以其丰富柔和的质感,深沉含蓄的色彩、古朴典雅的风格著称于世,为人们所喜爱和欢迎。
宜兴紫砂工艺的发展,除其有悠久的历史和人文因素外,与我们宜兴地区拥有这片储藏着得天独厚的紫砂原料有极大的关系。宜兴紫砂泥,俗称五色土,它朱有浓淡、紫有深浅、黄有不同。它深藏于两层岩石之中,也称泥中泥。从开采到烧成,紫砂壶的制作要经过炼泥、制坯、雕刻、烧炼等工序。其中以制胚成型为主要工艺过程。经过几百年来,历代艺人的创作实践,形成了一套独有的制作技法。同样,一件完美的紫砂作品,必须有一个完美的创作构思,合理的原料配制、精细的制作技艺等,这是一个壶艺创作者必须掌握的,缺一不可。
自然界是一个取之不尽的题材库,是用之不完的艺术创作源泉。唯有靠作者的聪明才智,去筛选、去识别。紫砂工艺造型的创作,就是将自然界中物体的形象通过去粗取精,并经过工艺上的加工提炼,成为深入生活的艺术品,丰富人们的精神生活。因此,在创作过程中,必须注意艺术上的变化的统一,气势上的生活与协调,效果上的实用与美观。在造型设计上,应突破个性。俊俏刚柔,纤细厚拙,高矮得体,装饰协调,锦上添花,相得益彰。达到形神兼备,气韵生动,显示出较强的艺术感染力。
在造型装饰上,往往必须用装饰手段加以整理,按照艺术形式美的要求进行加工,这也就是艺术美术界通常所说的变形处理。在长期的艺术实践中,我刻意从中国文化意识入手,取寓意吉祥的松、竹、梅等创作题材满足人们的欣赏要求。
例本人制作的《梅香》壶,在制作上,尽可能发挥紫砂工艺的泥色配制技巧,重在梅干铁枝的特征,制作上节疤上要有苍劲感,盘绕的梅枝,弯弯曲曲,梅无寸直,枝上布满梅花,争相怒放,呈现一派生机、自然清丽、生动逼真,作品一经问世,深得客户好评。
当今,宜兴紫砂发展呈现了百品竞争的景象,不断发展的市场为从艺者提供了广阔的平台。作为一名长期从事紫砂工艺的陶艺工作者,我认为装饰陶艺并不是人们简单意义上的一种坯体上写写、画画,或者刻些什么。严格地说她从酝酿构思开始,在熟练自己手中作品开始,就已体现了作者作为创作主题的美的塑造与表现能力,一把茶壶、一只花盆、一件物饰,它的任何添加,就是作者认识美、表达美的开始。陶艺作为作者表达情感的载体,应当说是不会影响作者在探索的领域内作各种有益的尝试与比较,无论是炉火纯青、驾轻就熟,还是初出茅庐、眼高手低,这样的尝试与反复终将延续下去,直到一种样式浅入深、由表入里,直到作品较为完整的体现出来,而装饰在造型的构架内。由于它的材质、釉色、火温以及前辈长期积累的经验,使更容易产生别开生面展示空间与装饰的效果。
佛要金装,人要衣装,紫砂也不例外。在紫砂上刻字绘画,描金添彩,更提高艺术价值。装饰的方法有许多,如:陶刻、浮雕、泥绘、彩绘、墨绘……装饰作为一种手段,最终传递的是一种整体更加完美、更加得体、更加赏心悦目。几十年来,我特别注重装饰的艺术效果。只有把造型艺术和装饰技艺有机结合,才能给作品带来完整性,带来感官的美的愉悦和享受。壶中有画,画中有壶。例如《荷塘月色》,以荷塘夜景展开画面,冷月倒映,风吹荷叶,守夜神青蛙蓄势待发,壶体以抽象的荷叶,使其破壶体的圆实,使之破而不残化成有归规则的符号,以增加稳定中的变化和动感。《碧池逸趣》以鱼为形,遨游嬉戏,穿梭于水草荷叶花丛中,自由自在,神情闲趣。无不是以造型为立体图案,巧妙地掌握绘雕装饰,充满了诗情画意,构成一幅幅清新自然的小品画境。
紫砂材质的特殊性,决定了紫砂装饰的随意性。心情发挥,尽力发挥,尽才发挥其效果。紫砂材质不施釉,但可以配置出赤、橙、黄、绿、青、蓝、紫,也可以配置各种各样的色泥。作者对泥色的巧妙运用,装饰得当,并融入作者的情感,使作品成为一首诗、一幅画、一件艺术小品,与地方特色、水乡特色、乡土人情,文化气息紧密结合,息息相关。在实际操作中,有时采用紫砂材质的原色泥,有时在紫砂的原坯上,根据画面的需要点缀各种色泥。装饰运用色泥,完全是为了达到壶中画、画中壶这创意追求,提高艺术品位,增强欣赏力度。例:《深秋月影》以饱满的形态代表果实,果实累累,枝叶丛中,一轮明月清照,色泽处理有冷有淡,有虚有实,以局部服从整体,做到和谐对比主次表达。此作是诗、是画、是景、是趣。尽在不言中,让人感到清馨、温雅。经装饰的作品表现的田园风情、生物灵秀、清泉欢歌、童子嬉乐,都是通过不同色泥的选用,在装饰中尽情发挥,来达到自己所追求的艺术效果,并逐步形成自己的风格。
一件好的作品,除题意好外,关键是运用艺术上的塑造语言,才会动人,受人喜爱,紫砂工艺历 经几代艺人的提高和锤炼,日趋成熟。本人作为一长期从事紫砂工艺的陶艺工作者,从艺二十五年来,深感前辈们为我们留下这份遗产的珍贵。我们只有不拘一格,贵在创新,才能创造出更多至善至美的紫砂精品,丰富紫砂陶文化,繁荣我们的紫砂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