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二. 5 月 21st, 2024

浮世绘:以世俗之美重新定义日本艺术

admin

9 月 17, 2023 #版画百科

在被誉为“万国建筑博览群”的外滩,有一座古朴传统风格与巴洛克风格相融合的高大典雅的建筑——中山东一路1号/中山东路1号。 延安东路2号。 当时是亚洲石油公司。 如今,这里已成为外滩第一美术馆,正在举办“梦回江户——浮世绘艺术展”。

展览汇集了江户至明治初期各浮世绘流派和代表性画家的作品140余幅,展示版画和水墨画; 墨折画、红折画、锦画; 浮世绘版画制作流程及套印技术; 细致解读浮世绘从产生到成熟、衰落的过程。 在漆黑安静的1500平米展区内,你可以走过菱川忍、铃木晴信、喜多川歌麻吕、葛饰北斋、土须斋写乐、歌川国芳、歌川广重等人; 还可以走过大家再熟悉不过的《神奈川冲浪里》《三代大谷木次的江户兵奴》《吹玻璃管的女人》; 偶尔经过的窗户上挂着浅蓝色的窗帘,阳光轻轻地照在这美丽的江户风格的卷轴上。

百度百科版画_版画百科_了解版画/

《源氏的花宴》,歌川丰国,味之素饮食文化中心藏

百度百科版画_了解版画_版画百科/

葛饰北斋的《富士山三十六景风清》

百度百科版画_版画百科_了解版画/

《雪中的伞》,铃木春信,约 1767 年

百度百科版画_了解版画_版画百科/

《女人的十次出现——吹玻璃管的女人》,北川歌麻吕,1793年左右

了解版画_版画百科_百度百科版画/

《回首美人》,菱川忍,江户元禄初期(1688-1704),东京国立博物馆藏(本版所用图片除特别说明外均为资料图)

色彩如何成为浮世绘的关键词

引导观众进入“梦回江户”展厅的是一位衣着华丽的女子,在白梅树下点灯。 这是铃木晴信的《夜梅》。 旁边是巨大的四美屏风,都是北川歌麻吕于18世纪末制作的。 有读信的妇女、吹玻璃烟斗的妇女、照镜子的妇女、带着年幼孩子的年轻妻子,都在欢迎来自四面八方的游客。

这就是浮世绘中的美女画。 光彩夺目的版画、美丽的女子、妖娆的人物,正是我们心目中浮世绘的色彩、造型和气质。 不过,仔细想想,这与我们平常心目中的素雅、清凉的“日式”色彩、造型、气质有很大不同。

日本崇尚纯洁、干净的美容意识自古就有。 日本神道教将“纯洁和正直”视为人类的理想境界。 这种观念影响着日本人无意识的生命意识的形成。 江户时代,在日本旅行的外国人留下了许多“经历记录”(沉维翰:《海洋史》、约翰·布莱克:《年轻的日本》),其中不少记录了日本整洁的面貌。 使用天然材料而不过度修饰已成​​为日本人的重要道德规范。 他们摒弃奢华,崇尚简约、舒适。 对于深受禅宗影响的镰仓时代的武士阶层来说也是如此。 中世纪日本的美可以概括为朴素、静谧之美。 我们熟悉的怀石料理、枯山水、茶道,都有着这样一种神秘而宁静的意境。 那么,江户时代的审美为何在现代突然发生转变呢?

日本中世纪的镰仓室町时代(1185-1467)的特点是战争频繁,无常观念深刻。 文学中有“隐士文学”,美学中有“侘”、“寂”指身心无聊的感觉。 和平的江户时代(1603-1867)终于迎来了。经过260年的闭关锁国,对外关系稳定,内部交通改善,商品流通增加,平民经济发展,学术、文学、艺术都发达。 源于肯定当下、追求享乐主义的现实主义精神的江户文化,崇尚奢华与美丽。 浮世绘、歌舞伎、人情本、黄纸、人下小说、淫色故事……我们今天印象中的“日本艺术”主要指的是江户艺术。

《梦回江户》的展品有《七人化妆难波屋阿贝》、《三叶草清水小町》、《无与伦比的七位时尚红女》、《花鸟系列专辑文取信义花》、《名胜之地》江户》《浅草金龙山百景》《水浒传(三联之一)》……无论是美女画、歌舞伎画、山水画、无论是花鸟画,还是历史故事画,最初只有单一的墨色,后来随着木板技术的进步,浮世绘艺术家铃木晴信开发出了“多色笔”浮世绘,包括 tan-e、red-e 和 lacquer-e。 到明和二年(1765年),形成了色彩鲜艳的“锦绘”,为后来浮世绘的主色调奠定了基础,“多彩”成为浮世绘的关键词。

浮世绘中的“浮世”一词,原写为“忧世间(忧世间)”。 正如字面意思所示,它表达了厌世的心情。 浮世绘的起源据说是明朝三年(1657年)江户发生的一场大火。 整个城市几乎被烧毁。 江户城复兴时期,出现了一幅描绘流行时尚的图画,这就是浮世绘。 然而,随着经济的复苏,人们觉得正因为世界有困难,所以他们应该过上健康快乐的生活。 浮世绘,即“浮世”的绘画,因此具有享受当下世界、肯定当下的意义。

于是,吉原的流浪少女、歌舞伎演员、小镇上的流行美女、相扑选手都成为了绘画的题材; 出现了美女画、演员画、名胜画、风景画、故事画等各种画种。 《梦回江户》共分为八个主题:浮世绘的黎明、多彩“锦绘”的诞生——铃木春信、美人画巅峰——喜多川歌麻吕、“画狂人”——葛饰北斋、 《江户仔》的豪情,歌川广重的静谧哀怨的怀旧,世纪末的颓废美景,夕阳的余辉。 可以说,浮世绘的来龙去脉都讲得清清楚楚,主要作品一气呵成。

现代日本女性无不以浮世绘美女为代表。

从技术上来说,浮世绘可分为版画(印刷)和手绘(手写)两种。 肉墨画是手绘的,只有一幅。 价格昂贵,而且一般很难在展览中看到原作。 版画按照从左到右相反的顺序雕刻在木板上,涂上颜色,然后复制到纸上。 因此,同一幅画可以大量临摹,老百姓也买得起。 正常尺寸的大锦絵(长39厘米,宽26.5厘米)售价20文,今天约400日元(当时一碗荞麦面售价16文,约320日元)。 如今被视为高端艺术品的浮世绘,当时挂在普通百姓家中。

既然是老百姓的娱乐文化,那么画家无一例外都是老百姓画家。 他不是战士,也不是贵族。 他虽然没有强大的力量,但也没有太多的禁忌,所以能够创造出一个自然、朴实无华的世界。 这种由内而外生长的文化,让浮世绘充满了人情味。 “梦回江户”展览还包括描绘吉原艺伎、歌舞伎和妓院北里的作品。 例如《冈崎》就是歌川国贞和歌川广重的合作作品之一。 广重画风景,国定画人物。 一对衣着华丽的路人手牵着手,赤着脚。 男的腰上佩着短刀,女的戴着头巾,似乎要偷偷私奔。

江户时代末期,天保3-4年间(1832-1833),出版了最成功的描写平民社会爱情的作品《春色梅读》。 引起了女性读者的强烈反响,但作者却是那加顺水。 被判处“手铐”50天。 这是因为它以来自花柳社区的女孩为主角,描绘了艺妓的爱情,并以流行歌舞伎演员的浮世绘为特色。 这些成为当时取缔奢侈、端正道德伦理的目标。

江户时代的和平稳定的国家促进了平民经济的发展,出现了许多富商,人民的生活变得更加富裕。 然而,靠领取米饷维持生计的武士阶层,由于粮食产量高、米价下跌,收入相对减少。 这导致了统治阶级相对于普通民众的贫困状态。 江户时代一共发生了四次大饥荒。 为此,幕府实行三大改革,实行财政紧缩、文化整顿、整顿风俗的备荒政策。 规定无论什么身份,衣着都不能奢华。 甚至规定老百姓的衣服材质必须是麻或棉,颜色仅限于棕色、灰色、蓝色。 这也从侧面反映出江户时代的繁荣,人民的经济实力非常强大。 “忧世”的谐音,真正转变为现当代的“浮世”。 这是一个轻松而美妙的时代,有欢笑和嘲讽,有大胆和戏弄,有情欲和人性,有男人和女人。

日本历史上著名的女性并不多。 上古和中世纪出现了紫式部、清松五言、北条雅子、日野富子等杰出女性。 不过,在现代,大概只有德川家茂的妻子和宫和出云阿坤有点名气了。 女性似乎已经从社会舞台消失了。 “现代没有女人”这样的评论,似乎并不过分。 这个时候,女性处于卑微的从属地位。 他们不仅需要胜任家务的知识和技能,还需要有唱和声、赏风花雪月的能力。 然而,吊诡的是,女性所受的教育却不能在社会上显露出来。 妇女的自我表达在政治和文化上都受到公众舆论的谴责。 但另一方面,发达的江户文学如《人情本》则是以女性为主角的言情小说,多为花界女性; 华丽浮世绘中最重要的类型可以说是“美人绘”,这是近代最重要的类型。 女人来了。

在《梦回江户》展厅门口看到的美女屏风和宣传册,都把美女的图片放在招牌位置,不仅是因为其鲜明的“日本”特色,还因为她们确实非常漂亮。 每个人都有一颗爱美之心。 与其他类型的浮世绘相比,如寻常地方的山水画、交通车站的“名胜画”、讽刺借用的“妖画”、意境平淡的山水画、张牙舞爪的武侠画等,还有骨山战画,绝对赏心悦目。

美女画,顾名思义,强调女性的美丽。 著名画家有铃木春信、北川歌麻吕、歌川国贞等。普通人购买自己喜欢的美女画,就像今天购买女孩海报一样。 画中美女的衣着打扮,都是时尚指南。 直到浮世绘结束,普通平民女性才逐渐被纳入美女画的范围。

浮世绘的鼻祖久川忍画过《浮世绘百佳人》、《回眸美人》等美女。 他一生为100多本图画书和50多个情色故事绘制插图。 天和二年(1682年),江户时代最重要的小说家伊原西鹤在大阪出版了《好色的男人》。 两年后,该书在江户出版,忍担任插画师。 《回首佳人》中女子所穿和服上的蝴蝶结,是由当时当红歌舞伎演员植村芳哉开创的潮流。 遗憾的是,这幅画在本次展览中没有看到,我们只能在东京国立博物馆的收藏中思考。

江户中期锦绘的先驱者铃木晴信被视为梦幻般的人物。 他的创作生涯只持续了十年,40岁时突然销声匿迹。 晴信擅长描绘女性娇美、纤细的身材。 他把江户著名女性、吉原艺妓、江户名胜等真实题材画在纸上,受到好评。

本次展览展出的作品《画历》采用了多色印刷。 作为浮世绘的开山之作,是浮世绘史上的重要代表作。 突然刮起了大风,眼看就要下雨了。 美女慌忙跑去收拾挂着晾干的浴袍,甚至还丢了一只鞋子。 看她窈窕的身材,精致的脸蛋,一袭和服显得格外柔和。 “风雨中的女子”是春信绘画的一大特色。 掀起的裙摆,露出的脖颈,透露出一种暧昧的美感。

19世纪最著名的美人画画家北川歌麻吕也生活在江户。 1787年进行了勘治维新,这一规定也影响到了浮世绘。 然而,“兵来将至,水来土掩”。 从规定中脱颖而出的是“美女头像”。 歌麻吕细腻的笔触和描绘的女性气质的优雅是无与伦比的。 其中《吹玻璃管的女人》最为人称道。 Poppin是一种由玻璃管制成的可以吹出声音的玩具。 在封锁期间,日本仍然开放长崎港与荷兰进行贸易,玻璃管玩具就是从这里引进的。 江户时代,吹玻璃管的游戏在艺伎和儿童中非常流行。 女性所穿的棋盘图案和服、头上的发夹、发型都是最时尚的款式。

歌麻吕后来被幕府查禁,停止了创作。 随后,歌川与定、气斋秀住又向公众推出了《花魁》、《普通女人》等充满生活感的作品。 到了明治时代,月冈义朝、丰原国周等画家开始运用新的技法来描绘文明时期的女性。 现代美人画的代表画家是植村正园、竹久梦二。 不过,他们的画不再是浮世绘,而是从写实的角度描绘美女。 其精湛的技法和所描绘人物的气质与美感,极具浮世绘气息。

不难发现,美女画中的模特并不是普通人,而大多是来自妓女界的女性。 在江户时代,她们被称为“流浪少女”。 只是他们在现代社会的地位以及当时大众对他们的印象并不像我们今天想当然的那么庸俗。 近代日本,工商业的繁荣促进了都市文化的蓬勃发展,女性在都市娱乐文化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歌舞伎、净琉璃、梦这所谓的三大文化成为都市文化现象。 江户、大阪、京都的城市化发展迅速,吉原、新町、岛原等浪漫之地也获得政府许可并变得合法。 流浪女孩(艺伎)的习俗在日本城市文化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日本文学作品中经常出现有关妓院和艺伎的素材。 他们并不是现代观念中卑微和粗俗的代名词。 相反,在流浪姑娘风俗文化的影响下,能歌善舞被视为普通女性的品质。 可见艺妓对普通女性时尚的影响是深远的。

马奈、罗丹和贡古尔都是浮世绘的粉丝。

今年夏天,在浮世绘的故乡,东京六本木塔的森艺术中心画廊也在举办展览:《美味的浮世绘展:葛饰北斋、广重、国芳描绘的江户味道》(7月15日) ,2020年-9月13日)。 深受世界人民喜爱的日本料理“和食”已于2013年成功申请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而浮世绘则是东京前身江户发展起来的独特文化。 在东京奥运会启动倒计时一周年之际,将两者结合起来的展览的目的不言而喻,就是宣扬Japanism(日本利益)。

1867年,日本首次参加在法国巴黎举行的世界博览会,正式将浮世绘推向西方视野。 这在欧洲掀起了以浮世绘为代表的日本传统艺术的热潮,被称为“日本主义”。 150多年过去了,浮世绘依然是代表,向世界展示了什么是“日本情怀”。

在封建社会向近代社会转型过程中,明治维新带来了欧洲化的新思潮。 传统的浮世绘不仅因各流派画家的去世而衰落,连日本人自己也喜新厌旧,忘记了它的价值。 明治四十年(1907年),文部科学省主办了一次美术展览。 大正四年(1915年)举办的第9届,设立了美人画展专室,刷新了人们对浮世绘品质低劣的印象,引起了很大反响。

19世纪中叶至20世纪初,浮世绘对西方印象派及其他绘画工艺产生了巨大影响。 然而,这种影响并不是那些过于出名的美女画,而是那些取笑畸形人物、精心雕刻建筑、或精美描绘动植物的漫画——“北斋漫画”。

有一个轶事。 安政三年(1856年),法国画家、版画家菲利克斯·布拉克蒙特偶然看到从日本寄来的陶瓷上的包装纸,大为震惊。 那就是葛饰北斋的《北斋漫画》。 布拉克蒙特被此深深吸引,他告诉他的画家朋友爱德华·马奈、埃德加·德加、惠斯勒,以及评论家让·弗莱里、P·伯蒂等人,顿时引起轰动。 它引起了年轻印象派画家的兴趣,并在西方掀起了一股日本艺术热潮。 布拉克蒙特在1860年代的作品明显使用了《葛饰北斋漫画》和歌川广重的《鱼的尽头》中的图案,惠斯勒、马奈和蒂索的作品中也体现了日本的品味。 。 雕塑家罗丹和作家龚古尔兄弟都爱上了绚丽的浮世绘。 2009年,为了促进日法画界的交流与振兴,促进世界艺术界的繁荣和绘画新表现形式,“新巴黎浮世绘艺术家协会”在法国巴黎成立。

以2018年展览“视觉融合”为基础,从私人收藏家收集了很多展品,并对“梦回江户”进行了大量补充,精彩纷呈。 策展人表示:“我希望通过这样的梳理,让观众了解浮世绘是什么,它是如何从单色到彩色,到黄金时代和颓废的,而不是让观众只看到那些花朵。” 与东京的《江户之味》一样,浮世绘的价值远远超出了其作为艺术的意义,而是一项重要的文化遗产。这本记载了江户森林全部的“百科全书”为我们提供了珍贵的研究资料建筑、地理、文学、歌舞伎、美食、织染、宗教、漫画、地图学、生物……浮世绘艺术不仅被传承下来,还被灵活运用到日常生活中在崇尚“平凡之美”的日本社会,其众多流派的绘画精神更紧密地体现了江户的品味和大和气质,对于这座绚丽的宝库,借用美津画的诠释——江户女性的“情感”包含了三点:因素:阿谀奉承、自尊、启蒙。让我们深刻地认识到,它是日本文化中一种清晰表达自己的方式,一种特殊的存在方式。

(作者为文学博士、上海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副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