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二. 5 月 21st, 2024

中国古陶瓷收藏界的“国宝帮”和“枪炮帮”

admin

9 月 28, 2023 #陶瓷资讯

随着近些年来中国古陶瓷在国际大拍上的价格屡创新高,迅速形成了中国古陶瓷的收藏热,特别是一帮在改革开放后首先富起来的成功人士,他们看中了其中的商机,认为此行是最好的投资,于是在不能辨新老的前提下,大胆杀入,大量进货,将景德镇每天几十车往外拉的赝品,当成到代的国宝悉数吃进。这就是眼下行内一致评击的国宝帮!

因为有了这群国宝帮,也自然招来了一群提枪扛炮的枪炮帮!这帮人在古玩行混过一些日子,稍能分辨新老,看不懂精、尖、稀的东西,更别说断代,只会认残破旧,但自命为此行的专家。他们眼小胸狭,容不了别人胜过自己,凡不是自己圈子的东西,一概将其归入国宝帮,毫不留情地枪轰。

以上两个帮派是搅混古陶瓷界的禍首!相比之下,枪炮帮比国宝帮的危害更大,因为国宝帮虽然也会误导一些初学者,但真正受害受损失的是他们自己,最终自食其果。而枪炮帮则会造成古陶瓷界黑白不分,良莠莫辨。

特别要引起注意的是,枪炮帮中还包含了一部分体制内的专家,他们的任意举枪放炮会严重挫伤藏家的积极性,尤其是将真品随意误断为赝品,造成真正文物的流失,形同犯罪。

枪炮帮的最明显标志是,只认国家博物馆的东西,凡从国家博物馆院子内飞出的都是凤凰,其他任何地方飞起来的全假,都属国宝帮,只要你影子一闪,不用辨真伪,立即开枪放炮!有人作过一个试验,将台北故宫博物院和大英博物馆的几件藏品隐去出处,放在帖子秀,立即引来枪炮帮弹火齐嗚,不约而同地贬为国宝帮的一眼假货!后发帖者将东西的来源公布于世,枪炮帮也立即瞎火哑炮了。由此,可以看出枪炮帮不以东西的质为依据,而完全听来头看标签。他们不学习古陶瓷知识,不求进取,只要会开枪放炮就行,仿佛如此便和国宝帮划清了界线,成为了当之无愧的鉴定专家。

两个帮派的明显标志是:国宝帮往往是一帮成功的企业家,有一定的经济实力,在短时间内突然收了成百上千的官窑器;枪炮帮一般没有什么收藏,包括体制内的一些专家,或者收藏的是一些残破旧的东西,整日里抱残守缺,以博物馆为蓝本,否定民间藏品。一看到有超过博物馆的藏品,而博物馆或书上没有的,便立即枪轰,有的更甚,见到与博物馆相类似的,也一概断为一眼假!因为,他们的逻辑很简单博物馆已经有了,民间怎么可能再有?有,一定是仿品!仿佛古代窑址早设计好只为千百年后的现在国家博物馆定制似的。说假不用和人商量,断錯了也不会引起赔偿!

他们不去仔细想想,博物馆的藏品来自何方?北京故宫博物院光接受孙瀛洲一人的藏品就达3000多件,好在孙瀛洲生活在那个年代,换作现在,定躲不开枪炮帮的火力了!背枪扛炮之人,说白了是杂牌兵,真正的藏家不屑与他们论短长的,不然,一定是秀才碰到‘兵’,有理说不清。

以上两个帮派在古陶瓷界的形成,有其时代的原因。国宝帮是因贪婪而落入的陷阱;枪炮帮是把收藏和利益贴得太紧后产生的思维模式,他们不用眼睛看东西,而是用脑子想当然地认为:断假永远立于不败之地。而且能显示出自己不同凡响的鉴定眼光,以后要鉴定先找他,当然,最终的目的还是为了利益。

今天偶尔清闲,去湖边散步,发现不光游客多,鳥雀也多,还胆子颇大,几乎快碰着你的鞋尖,才不情愿地跳腾几歩,仿佛故意在逗你玩似的。现在人们的环保意识强了许多,要是在三十年前,这种情况不敢想象。那时候,提汽枪,携弹弓的人很多,別说跳到你脚跟前的,即使隐在高高的树梢后,也难逃厄运。人们没有这种保护生态环境的意识,觉得既能尝鲜,又能寻开心,何乐而不为?当时与西方相比,国内尚处在野蛮的状态,渐渐地,随着对外开放和接受先进文明的理念,人们开始爱护起身边的小动物,小生物,认识到它们存在的必要以及对我们生活质量提高的意义,颇为见效的,是严禁了汽枪之类的杀伤性武器,才得以还天地一个清静和眼前的文明!

特别是像苏州那样的城市,变化犹为明显。但是,在精神文化层面,有些领域还处于朦胧状态,如古玩行,尤其是古陶瓷界,一潭混水。专门有一帮提枪携弹的枪炮帮时时瞄着天空,无论你憩在树梢或屋后,只要你一探出头或露下脸,马上会遭到密集的枪弹,他们不管你是什么类型,只要是敢露面的一律格杀!如此现象不可能期待一朝一夕迅速消失,一个帮派的形成有它特有的历史条件,它的消失也有个过程,从枪击鳥雀,到现在大多数人具有保护小动物的意识,在中国也至少化了几十年时间,要想让以上两帮派消失,没有几十年时间也是不可能的。只有随着广大收藏爱好者的知识的不断丰富,眼力的逐渐提高,鉴别能力的日益加强,两帮派的立足余地才会逐渐缩小,越来越失去他们的市场。这一天,一定会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