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一. 4月 15th, 2024

徽派版画(民间传统工艺美术)

admin

9月 28, 2023 #版画百科

徽州雕刻师充分利用传统的砖、木、石、竹四雕和徽州墨砚的雕刻技艺,精益求精地研究雕刻技术,将中国水印的发展推向更高的水平,使书本插画逐渐发展成为中国版画艺术的主要品种。

明七年,徽州版画师胡月从与雕刻师、印刷师合作,采用彩印法印制了《十竹斋画册》。 他把竹、梅、兰、石等干湿画的颜色和密度的变化打印出来。 已经快到了看起来真实的程度了。 崇祯十七年,采用在画中加入宫娘枝的技法,突出白云、流水等画的线条,给色彩斑斓的画面增添了立体效果。 随着文人画家参与版画创作,中国传统绘画的理论、技法和表现手法被运用到版画创作中。 版画开始有与中国传统绘画融合的趋势。 这是徽州版画给中国传统版画艺术带来的创新,也是徽州版画给中国传统版画艺术带来的创新。 排版画本身就具有时代特征。

徽派版画在中国文化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特别是祾片、工画印刷的印刷技法,对国内外版画产生了重大影响。

惠州版画 惠州盛产纸墨,商业、手工业发达。 著名的版画家(包括画家、雕刻家)很多,特别是徽州邱村的黄氏雕刻师。 他们互相传授知识,精益求精,图书印刷质量在全国名列前茅。 徽州版画在版画前期艺术领域表现出了突出的成就。 乐东儒王光华万户轩版《琵琶记和简然周草》、《西北厢记》各版李无锡谢国阳柴插图,方玉卢梅印堂版《方氏书法书》,程唐俊方紫兰版《程墨园》、潘英植版《李小梅墨书》、方瑞生版《墨海》,均由丁云鹏、郑忠、黄氏兄弟等著名画家绘制和雕刻。 做工精美,各具特色。 其中,《程墨园》还仿制了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赠送给程俊芳的四幅基督教西方版画,在展览中展示了版画的发展和西方艺术交流的探索。 迹象。

其他还有王巧云绘制的幻月轩版《兰桥玉杵记》、黄伯甫刻的《大雅堂杂剧》、《四音猴》插图、万灵(宣城)王官版《诗玉画》等。书》,皆为徽州版画之精华。 黄兆升的图鉴《状元图学》、《导扇》是秋川黄氏兄弟所刻。 线条细如发丝,旋转柔和。 山石、地砖、窗棂等景物环境,皆是雕刻而成。 做工精细,显示了雕刻师的高超技艺,成为徽州版画的典型风格。

徽州山多地大,居民多为在外地经商或手工业的农村居民。 特别是徽商、雕刻师流居杭州、苏州、嘉兴、南京等地,他们的世界一片废墟。 因此,这些地方的明末版画都具有徽州版画的风格,或者不同程度地受到徽州版画的影响。

惠州与杭州之间的水路交通极为便利。 徽州雕刻师大多居住在杭州,杭州已成为徽州版画的第二故乡。 万历三十一年,武林(今杭州)著名画家顾冰编着的《历代名工画谱》,是一本有影响的画谱专着。 去不留厂蒸米,刻一封信。 黄应光等刻了李卓吾百回本的《忠义水浒传》和初刻版的《五种歌》,并重印了《元百种利民》的插图。 《王朝到粮科向乡群讨费》和《西厢记注释》。 杭州黄氏家族创作的杰作。 黄一凯、黄一斌、黄一峰三兄弟刻了凤冠版的《南琵琶记》和《南北厢记》,栖凤草堂版的《牡丹亭》,还有顾去斋版的《元曲选》,反对强奸,强调嫉妒。 《鸿州剧》(一种“古代杂剧”,现存有20种鸡毛赋)等书中的插图,黄应秋、黄端甫都刻了张本《青楼韵》的插图,堪称杭州版画的卓越成就。 工作。

明末清初,黄俊谦、黄兆章的《乌鸦与太初混沌中规爱情故事》,均刻有陈洪绶所画的《水浒叶》。 黄子即刻的《博古野》、鲁杰之声农农中段仔仔及乐选书《玄学谱》插图、王承甫、洪同良、项南洲的《五骚汇编》插图均在明史版画重要作品。 杭州是人文荟萃的地方。 徽州插画大师众多,有各类版画师、雕刻师,使版画艺术迈上了新的台阶。

为了获取温饱,徽州雕刻师经常在各个矿侵区之间流动。 万历年间(1621~1627)在杭州刻画的黄宜宾,已在吴兴为凌楚的《西厢五书》刻了九幅插图。 黄德松在杭州刻了《土会宗□》乙百堂版,在苏州刻了草轩居版《仙俗纪事》。 崇祯六年(1633年)刻《汝水普通史论素拾遗》,并刊行。 其落款“玉林黄年礼至真法试十德惠,刻于姑苏书店”,是他60岁时所书。 明末清初,苏州版画极为活跃。 《三言》、《两派》最初在苏州出版。 原版有刻本“景德郭卓然”和刊友思里皮玄宗和照通史记。 与刘俊宇一起刻了李卓吾注释版《西游记》插图200幅。 明末著名徽篆刻师。 景德包成勋被视为徽州版画的领军人物,曾为《圣明杂剧》(即《新版杂艺白热与准给切解》)第一集、第三集和《怀松堂的礼物》刻插图。康熙初期,他与包天锡同时刻《秦楼月传奇》。 康熙四十年(1701年)刻下《扬州梦传奇》,成为后起之秀。 这些印刷插图更注重对环境的描绘和气氛的对比。 人物的动态也刻画得栩栩如生。 刀法变化较多,显示出艺术的精湛和成熟。 清代的刻书艺术不如明代。 一些地方志中的风景名胜插图(如唐尚刻萧云从的《太平山水图》)还是不错的。 一些皇室刻画的插图,如《南巡大典》、《万寿大典》、《农织图》等作品也表现出了一定的水准。 此外,各地木版画、彩色民间年画的蓬勃发展,也从另一个侧面开辟了版画的新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