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二. 5 月 21st, 2024

千年历史的婺州窑神奇瑰丽的八吴文化遗产

admin

10 月 13, 2023 #陶瓷古窑

陶瓷古窑遗址_陶瓷古窑村_陶瓷古窑/

中国瓷器有着悠久的历史。 多年来,瓷都在中国不断涌现。 景德镇、醴陵、磁县、潮州等地所产的瓷器以其不同的特色而闻名,并促成了其昔日的辉煌。 青瓷产于南方,金华婺州窑是唐代六大青瓷产地之一。

“碗,第一在越州,第二在定州,第二在婺州,第二在越州……”唐代陆羽在《茶经》中说道,这是古文献中发现的唯一关于吴窑的记载。 据茶圣介绍,吴窑茶具品质优良,名列前茅。

婺州窑是中国历史上金华各县烧制古代瓷器制品的窑炉的统称。 梧州窑历史悠久,是中国陶瓷艺术史上的一座丰碑。 从新石器时代的泥釉黑陶到商周时期的原始瓷器,再到东汉时期出现的成熟青釉瓷器,经过发展,在唐宋时期达到了顶峰。六朝盛盛,元末明初衰落。 这期间没有间断。 该窑历史悠久。

20世纪50年代以来,文物部门多次在各地考察梧州窑址,发现古窑址600余处,涵盖汉代至明代。 这在瓷窑中是很少见的。

早在唐代,婺州窑就是我国六大青瓷名窑之一。 生产的瓷器以青瓷为主,也烧制黑瓷、褐瓷、花釉、乳白釉和彩瓷等。 超过1300年的持续火力。 五朝北宋鼎盛时期,婺州窑的精品经乌江进入钱塘,作为贡瓷源源不断地北送。 其他出口瓷器销往海外。

1976年,韩国新安海岸附近打捞出一艘古沉船。 船舱内共有陶瓷一万多件。 其中百余件被误认为是宋元时期金华铁店窑(位于白沙河)生产的“钧窑系列”瓷器。 婺城区琅琊镇铁店村)。 我国著名古陶瓷专家朱伯谦研究员认为,梧州铁店窑二次施釉一次烧成的先进工艺在当时是独一无二的。

如今,与家喻户晓的越窑、龙泉窑相比,婺州窑显得十分落寞。 仔细一看,却十分神秘。 事实上,通过考古界多年的发掘和研究,已经证实梧州窑历史悠久,制作工艺精湛,存世珍品数量可观。

梧州窑的品种根据不同时代的需要而有所不同。 主要包括家庭用具。 除民用外,有的还出口供皇宫使用。 公昌所著的《梧州古瓷》一书详细阐述了宋元时期梧州窑产品的外销路线。 由此可见,南宋宫廷对杭州的偏爱以及海上丝绸之路的开通,为婺州窑的发展铺平了道路。 掀起高潮。 明清时期,瓷器业进入辉煌的“景德镇时代”。 但梧州窑的原料(不含粘土的红色粉砂岩)含铁量高,杂质颗粒粗,釉色单一,生产工艺相对落后。 社会历史文化环境变化等原因造成的影响,以及产品市场的萎缩,最终的衰落也是历史选择的必然结果。

时间是无情的。 这座曾经熙熙攘攘、代代相传火种的古窑如今只剩下废墟,但这座古窑残存的瓶、杯、杯中所蕴藏的匠心、技艺和工艺,依然代代相传。 。

2001年,梧州铁电窑被国务院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2014年,“梧州窑陶瓷烧制技艺”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代表性项目名录; 梧州土地上涌现出陈新华、尹根友、邵文礼等一批代表性传承人。

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婺州窑烧造技艺传承人、浙江省陶瓷设计艺术大师、金华市婺州窑陶瓷研究所所长陈新华精通传统婺州窑制作全流程,精湛的技能。 其代表作《古吴》《遗韵》《吴窑刻花长颈板口瓶》《原青瓷釉螭龙耳尊》等奖项多次获得重要奖项。 他修建了中国梧州窑博物馆,开设了梧州窑陶瓷研究所,研究汉代。 用梧州窑技术,复兴梧州窑传奇; 瓷器市场新玩家方艺锦的“古吴窑火”另辟蹊径,将传统工艺与现代审美相结合,在设计和制作上不断创新,为吴州窑奠定了基础。 发展带来更多可能性。

(长的)

曹兆普,一位痴迷梧州窑陶瓷的收藏家和观察者。 受到叔叔吴立山(收藏古陶瓷40余年,原江西省新余市文化局局长,新余民间珍品馆捐赠人)的影响,他开始关注2005年对梧州窑进行收藏与研究。现任中国古陶瓷学会会员、中国艺术品鉴定评估委员会陶瓷学组鉴定专家、江苏省古陶瓷研究会副秘书长、兼任江苏省古陶瓷研究会梧州窑专业委员会主任。 金华市博物馆优秀志愿者、市博物馆梧州窑陈列馆讲师。 在国内报刊上发表梧州窑研究文章数十篇,并多次受邀到高校、博物馆做学术讲座。

看门人眼中的婺州窑传奇

■文/图片 曹兆普 部分图片为资料图

一堆碎瓷片,与梧州窑相连

在舅舅的指导下,我和弟弟赵廖开始了“低贱模式”——2005年到金华古城工地捡瓷片,从此走上了收藏古玩的道路。陶瓷。 由于缺乏鉴赏经验,兄弟俩一下子就捡到了很多古瓷器。 通过舅舅吴立山的眼睛,他们辨认出龙泉窑、越窑、迎青、景德镇青花等,还有大量无窑瓷器。 口可分类,舅舅说那些可能来自当地的窑炉梧州窑。

那时我对梧州窑还比较陌生。 出于对古瓷的热爱和对文化的执着追求,我开始阅读有关婺州窑的书籍和文献。 金华的一个旧书摊上,一本由公昌写的《婺州古瓷》引起了我的注意。 这是唯一系统研究梧州窑、阐释梧州窑发展史的第一手珍贵资料。

年复一年,我捡到的瓷器越来越多,遇到的质疑也越来越多。 我四处询问老师或组织是否愿意帮助解决我的疑问。 我们从网上了解到,南京有一个瓷世家,成立了江苏古陶瓷研究会,在国内外很有影响力,所以我们去寻求咨询。 鉴于我们对知识的渴望和对古陶瓷的迷恋,江苏省古陶瓷研究会破例接纳我们为省外会员。

2008年参加宜兴年会时,李少斌会长特意对梧州窑瓷件进行了欣赏和赞扬,指导我们关注家乡梧州窑的研究,从小窑口做陶瓷研究的大文章。 从此,我们兄弟二人决定走上梧州窑研究之路。

陶瓷古窑遗址_陶瓷古窑_陶瓷古窑村/

现代梧州窑产品

2010年4月,我组织研究会四十、五十名专家专程到金华考察武义的铁店窑、东阳格府窑、水地周窑,开启了考察婺州窑址的旅程。 梧州窑古朴的造型、优美的釉色、精美的图案给专家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他们一致认为婺州窑当之无愧的历史名窑,并多次要求我们沿着恭昌老师铺就的道路继续研究。 ,让沉睡千年的梧州窑重新焕发出光芒。

美丽的婺州窑深深地吸引了我。 他们一直陪伴着我,已经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 功昌老师根据毕生的梧州窑考古经验写成的《梧州古瓷》一书一直放在我的枕边,我读了无数遍。 如今,金华有一群热衷于研究婺州窑的瓷友。 他们经常聚集在一起,撰写学术论文并在国家级刊物上发表,具有一定的影响力。 也正是因为如此,去年4月22日,中国五洲窑学术研讨会在金华市博物馆隆重举行。 来自全国各地的近200名知名专家学者齐​​聚金华,共同探讨婺州窑,并出版了一本关于婺州窑的书。 该窑专刊《瓷质》杂志。

过去,由于考古资料等客观原因,人们对梧州窑的认识比较模糊。 他们都认为婺州窑是一个没有精品瓷器的窑场。 20世纪80年代以来,在梧州窑考古专家龚昌的主持下,金华窑址考古工作不断发展和深化。 先后发现了格府、格山、嵩山、山岭岗、铁店等宋元窑址。 发掘工作为研究梧州窑的历史和特点提供了丰富的资料。

婺州窑瓷器有哪些著名的窑口?

根据十多年对婺州窑的研究,我发现以下窑址曾生产过一些精美的婺州窑瓷器。 这里有些例子:

格府窑

陶瓷古窑_陶瓷古窑村_陶瓷古窑遗址/

格府窑瓷罐

格府窑址位于浙江省东阳市南马镇格府村与东庄村之间。 是五朝两宋时期婺州窑重要的青瓷窑群。 在梧州窑瓷业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格府窑产品主要有碗、盘、杯、粉盒、壶、罐、灯座、叠瓶等,产品品种繁多,质量优良,远销日本、东南亚等国家。 是梧州窑系列中的第一个重要的瓷器工业中心。

1963年,东阳南寺塔(建于北宋建隆三年)出土了一批青瓷器。 器物形状规整,制作精细。 发黄,釉层均匀,裂纹细密,玻璃品质坚固,工艺水平高。 这批青瓷无论质地、釉色、造型、纹饰都与格府窑遗址积累的底层产品完全一致,毫无疑问是格府窑的产品。

格府窑制品与南寺塔出土瓷器的相互验证,为研究和借鉴五朝北宋确切的婺州窑青瓷制品提供了科学依据,也为陶瓷研究者提供了新的资料。

歌山窑

陶瓷古窑村_陶瓷古窑_陶瓷古窑遗址/

歌山窑魁口高碗

歌山窑址位于浙江省东阳市歌山镇向堂村南坡至下楼村南坡。 歌山窑的烧制时间历经唐代、北宋。 盘口壶较高,有40多厘米,这在其他窑口中也是所见的。 从装饰上看,歌山窑的唐代产品都是素色,或者只刻有一些简单的弦纹。 由此可见,当时的窑工并不注重图案,而是在造型和釉色上下功夫。 北宋产品以装饰图案为主,有莲瓣纹、水草纹、缠枝纹等,但没有越窑刻制的动物纹。 另外,歌山窑作为北宋时期婺州的名窑,应该生产过部分产品用于出口。

嵩山窑

陶瓷古窑村_陶瓷古窑遗址_陶瓷古窑/

嵩山窑壶

嵩山窑位于浙江省兰溪市东北部白社乡,嵩山水库边上。 窑址面积约500平方米,堆积层约80厘米,可见烧成时间不长。 窑址内除匣钵、洗器外,几乎没有瓷器。 可见,该窑址的成品率很高。 由于当年修建嵩山水库,包括窑头在内的部分窑址已被毁坏。

1979年,故宫博物院冯显明先生来嵩山窑考察,认为该窑的研究对于金华地区古陶瓷史和中国青瓷的发展具有重要的文物价值。 2010年,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中国古陶瓷学会副秘书长、北京故宫博物院古器部研究员冯晓琪等人参观嵩山窑址对古窑址堆积层进行了初步考古发掘。 考察专家认为,嵩山窑址年代较早,瓷器力量雄厚、范围广泛、风格独特,具有较高的文物保护价值。 1980年,嵩山古窑址出土的瓷器赴英国展出,收到良好效果。

窑址位于海拔500米的嵩山。 是迄今为止发现的古婺州窑址中海拔最高的窑址。 为什么选择在这么高的地方建窑,并通过兰江水系出口到日本、东南亚等地,也是陶瓷史上的一个谜。

尚伦岗彩瓷窑

上轮岗彩瓷窑位于浙江省衢州市东南约20公里处的上轮岗村。 其烧造时期为北宋末年至南宋、元代。 上轮岗彩瓷窑是梧州窑系中唯一烧制彩瓷的窑炉。

铁店窑

陶瓷古窑_陶瓷古窑村_陶瓷古窑遗址/

铁店窑茶

铁店窑址位于浙江省金华市婺城区琅琊镇铁店村。 铁店村与白沙溪直线距离不到2公里。 这里依山傍水,植被茂盛,松树茂盛,粉砂岩遍布。 铁店窑遗址集中在铁店村周围约1000平方米的山坡上。 窑址形状为中间低、两侧高。 窑体落在山脊上,由南向北逐渐升高。 是典型的龙窑结构。 据考证,这些古窑均为宋代龙窑,烧制时间从北宋一直延续到元代。

铁店窑产品种类繁多,以乳白釉瓷器为主。 丰富有高脚杯、茶碗、碗等,还有花盆、三足鼓、壶炉、碗、灯、流瓶、盘等。 乳白釉是一种两液相分离釉,又称窑变釉、花釉。 此釉具有荧光、优雅的蓝色光泽。 铁店窑产品釉色大部分为天青色,少部分为天蓝色、月白色。

铁店窑为何盛产觞、茶?

铁店窑为何会大量出产高脚杯? 这与元代蒙古人的生活习惯有关。 中国著名陶瓷专家张普生先生解释说:“高脚杯始于元代,适合蒙古族骑马饮酒的习俗,最初是为马背上饮酒而制作的(所以高脚杯又称高脚杯)。马杯),后来又叫马杯,目标杯可以用来放置水果。 看来高脚杯原本是蒙古人的饮酒器具。 高脚杯出现的历史背景是蒙古人入侵中原,从而在全国大量出现的。 古代,金华地区盛产金华府酒。 据史料记载,吴越王钱镠驻扎江南,每年向五朝各朝代进贡,其中金华酒作为定制贡酒。 金华的酿酒业早在宋代就已发达。 北宋熙宁年间(1068-1077年),金华的酒档已达“三十万余万元”。 二百六十四章,一百二十五篇。”元代,金华是我国主要酒产区之一。当时江浙两省的酒类占约占全国酒类收入的三分之一。“一百五十三元宝三十五两二钱二分”,远远超过“六元宝二十四两四分”的利润。茶类七分”,足见金华酒业的繁荣。据《武林旧事》记载,南宋时金华酒已风行京都。著名的婺州窑铁店窑盛产蛋白石。釉上高脚杯,也见证了当时金华酿酒业的发展。

铁店窑还盛产茶叶。 茶杯是最重要的茶具之一。 这是一个小罐子,里面装着浓浓的抹茶粉。 其主要作用是分茶。 就是把近期想喝的茶装进茶容器里,旅行时也方便携带。 茶最早产于中国,流行于日本。 我国又称茶仓、茶罐。

中国茶和茶文化对日本的影响最为深远,尤其是日本茶道的发生和发展,有着非常密切的渊源。 在日本,茶分为“唐物”和“和物”。 从中国少量进口的“唐莫诺”茶杯被认为是非常珍贵的茶器。 拥有一定级别的名汤茶杯,是武将地位和权力的象征。

梧州自古盛产茶叶。 作为古代六大青瓷产地之一,婺州窑生产相应的茶杯、茶碗等茶具。铁店窑生产的茶叶精美,釉色乳白,见证了古吴茶文化的悠久历史。

铁店窑是敞开式窑口,与丝绸之路有关。 当时,铁店窑从梧州窑大量出口乳白釉瓷器,经白沙河出口。 1976年至1979年,考古学家在韩国西南海岸新南海进行水下考古调查,打捞出中国陶瓷一万多件、钱币十万多件、金属文物数百件。 从水中发现的遗物来看,沉船的年代应为元代。 在出产的12539件陶瓷中,乳白釉花盆、三足鼓钉洗、抱壶等93件瓷器与婺州窑系铁店窑的同类产品相似,毫无疑问应为婺州窑系铁店窑的产品。铁店窑。 (龚昌《略论韩国新安沉船出土“钧窑”瓷器的窑口》及《五洲古瓷》故宫出版社/1988)。 此外,在这1000多件黑瓷、黑褐瓷中,很可能有一些也是金华铁店窑的产品。 这说明铁店窑的部分产品已作为出口瓷,通过海上丝绸之路出口海外。

青瓷釉下彩是否源自梧州窑?

陶瓷古窑村_陶瓷古窑_陶瓷古窑遗址/

学术界一直认为青瓷釉下彩最早起源于湖南长沙窑。 1983年,在南京雨花台三国吴谟墓中发现了一件名为“釉下彩羽人盖板口罐”(图1)的国家级瓷器。 这件瓷器的出土,引起了考古界的轩然大波。 因为它似乎出现在一个不可能跨越时间的朝代,比已知的中国最早的“釉下彩”瓷器早了500年。

在2006年中国古陶瓷学会南京年会暨青瓷国际研究大会上,南京博物院研究员、考古部主任王志高用他的多项发现向世人宣告了“三国”。近年来南京六朝考古遗址的“釉下彩”。 这一时期的南京确实是已知最早的中国青瓷釉下彩产地。”王志高在青瓷国际论坛上指出,如果能找到烧制南京釉下彩的窑口,必将改写中国青瓷的历史。陶瓷,也是中国陶瓷考古史上的重大发现。

关于釉下彩窑口,学术界有多种说法,包括越窑说、瓯窑说、梧州窑说、德清窑说、长沙窑说、湖南湘阴窑说、江西洪州窑论。 ,学术争论从未停止。 作为江苏省古陶瓷研究会会员,我十多年来一直致力于梧州窑的研究。 根据实物资料和参考文献,笔者认为南京出土的东吴釉下彩可能出自婺州窑。

1、中国古陶瓷考古领域奠基人冯先明先生主编的《中国古代陶瓷国家典》第95页,对东吴青瓷釉下彩窑口的解释:从原料特征看从材料和工艺来看,这件来自三国的青釉褐壶应该是在浙江中部,如金华地区,由早期婺州窑作坊生产的。 这段话的表述为寻找东吴釉下彩的窑口提供了极其重要的线索。

陶瓷古窑遗址_陶瓷古窑_陶瓷古窑村/

梧州窑彩绘洗口壶(图2)

2、近年收藏了一件婺州窑彩绘漱口壶(图2),高29厘米,绘两朵兰花。 笔法娴熟奔放,线条粗犷流畅,宛如一幅写意水墨画。 此器釉面肥厚均匀,内外满釉。 釉色淡绿,玻璃化程度良好。 釉下大部分覆盖着灰白色的化妆土。 从胎体、釉色及化妆土的运用来看,此壶应为梧州窑。 产品。

2011年5月28日,江苏省古陶瓷研究会、南京大​​学自然历史文化研究所、江苏东吴博物馆在苏州联合举办的中国青瓷学术研讨会上,国内外众多专家学者认为这件漱口壶的年代应该是六朝至隋代,是婺州窑的彩绘瓷器。 为此,包括南京博物院研究员王志高在内的许多专家学者都非常兴奋,称赞这件器物的出现为进一步寻找东吴釉下彩窑口提供了宝贵的实物资料。

❖文章来自《金华晚报》2018年11月30日A10、A1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