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四. 5 月 23rd, 2024

生态危机下的艺术实践

 

文/王梦佳

中国文化产业促进会公共艺术委员会学术部部长

进入21世纪,随着地球环境的日益恶劣,关乎人类生存的“生态”理念日渐普及,人们不能不对自身与环境的协调问题详加反思。2020年由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引发的公共卫生危机,更加促使越来越多的策展人、艺术家、设计师以及艺术机构转向生态议题,直面社会现实,用自己的实验和探索,呼吁社会对于生态问题的聚焦和关注。

比如英国的蛇形美术馆,他们长期以来开发了多个针对生态危机的项目,更在2020年(成立50周年之际)承诺“将对当今各种人类面对的紧急事件作出更多回应”。“回到地球”(Back to Earth)是蛇形美术馆设置的一个长期项目,在每年夏天举行,来自多领域工作者受邀通过作品和项目的形式,对气候危机的问题做出回应。“马拉松”(Marathon)项目发起于2006年,每年都在蛇形美术馆的夏季展亭举行。2014年,这一项目以“濒临灭绝马拉松”为主题,邀请小野洋子、吉尔伯特和乔治、莉莉·科尔等近80位参与者,围绕“人类对资源的过度消耗已经影响到自然世界,因此人类本身作为一个物种,正面临灭绝的灾难”这一主题进行探讨。“普遍生态学”的课题则将环境和生态议题贯穿于各类展览项目、出版物、教育课程、音频、专题研讨会和现场活动中,研究环境和生态变化中的复杂性及后人文主义。

“物种灭绝马拉松”(Marathon)活动现场,

吉尔伯特和乔治(Gilbert and George)展示作品

亚历克斯·切凯蒂(Alex Cecchetti)《颠茄》(Belladonna),

2019年, 艺术家曾作为嘉宾参加“普遍生态学”(General Ecology)项目

其实早在2009年,北京的天安时间当代艺术中心便启动了绿色艺术项目“山水”。2009年的“山水·综合艺术视界中的自然生态”涉及物种灭绝、气候变化、环保、绿植产业等多个主题,由林璎、汪建伟、周伟等国际一流建筑师、艺术家创作的一系列作品、纪录片,以及相关的焦点论坛,就“人与自然”和“应对全球和中国的气候危机”等议题进行了深入交流与思考。2010年的第二届“山水”项目,则将焦点集中在“水”(H20)至上。比尔•维奥拉、贾奈娜•查普、王功新和宋冬四位踊跃于国际艺术舞台上的影像艺术家,受策展人比尔•维奥拉(国际公认的录象艺术先驱)邀请参加展览。这系列以“水”为题的影像装置作品,通过对人与水的关系的研究,从不同维度激励有关人与自然和人类生存环境可持续发展的思索和议论。展览上还有山川自然保护中心从“村庄之眼”计划中选送出来的十部纪录片作品,皆出自西南山地、暨青藏高原东缘连绵起伏的自然景观中的乡村作者之手。这些中国水源地的村民们独立制作,呈现了一种人与自然关系的草根化的表述,探讨了世界水资源险情,指涉人与自然、传统与现代、精神与物质等议题。

周伟作品《自然生态》制作了大量可以乱真的塑料爬墙虎,包裹整个艺术中心的外墙,试图引发环保理念与经济发展间复杂关系的深度思考。

贾奈娜•查普作品《血,海》

曾经孕育生命的海洋,如今正在这些生命的身体内部

近几年在公共艺术领域比较活跃的策展人李元秋,在中国国情的背景下,自2018年开始,深入茫茫沙漠与黄土沟壑,连续策划了三届“中国·民勤沙漠雕塑国际创作营”及“2020中国·万荣首届黄河文化国际雕塑大展”。他的策展基本理念在于通过艺术反思人与自然的关系,并试图通过艺术激活生态环境。他说:“无论是大漠莽原还是纵横沟壑,追求地域上的特殊性是我选择是否策划活动的基本条件。艺术不光是记录美好,表现历史事件和悦人耳目,它的出现更应该审视灵魂,引发人的警醒和反思。在独特的环境中比在舒适的城市中更能发挥超常的效果,并能提高社会中的人们珍惜环境、保护生态平衡的意识。”在特殊的自然环境里实现公共艺术作品的落地,比在一般的城市空间中,要面临更多更高的挑战。而正是这种条件的局限性与空间的包容性,激荡起策展人、艺术家与大地对话的澎湃心情,以及油然而生的对天地大美的敬畏感。

霍波洋《清源》不锈钢、大理石1000x300x200cm 2019

中国·民勤国际雕塑创作营作品

抽象的人和树形成了看似自由又被框定的空间,与环境互为正负形,于虚实之中营造惆怅空寂的中国文人式的审美趣味。

谭勋《谷地地理计划之N38062’E103008’》

中国·民勤国际雕塑创作营作品

以特定经纬度的民勤沙漠地貌作为创作依据,通过不锈钢网还原从google earth软件下载所得的空间地理面貌,将理性的技术与感性的表达有机地统一于一体。

中国艺术家在艺术创作中的生态意识,常常与对山水的关照息息相关,从前文所说的天安时代艺术中心的“山水”项目的议题设置,到霍波洋、谭勋的公共艺术作品,无不体现出中国文化深入骨髓的审美传承。而对于综合材料(包括大量的无处不在的城市垃圾)的运用,也是艺术家们探讨生态问题的重要手法。

丹麦艺术家奥拉维尔·埃利亚松于2018年将格陵兰岛的30座大冰块搬到了泰特现代美术馆的门口展出。观众可以触摸这些曾属于世界上最大规模冰盖的碎块们,眼睁睁看着它们融化殆尽。艺术家借此提醒那些以为全球气候变化、污染问题离我们很远的人们,这些事情势必会影响我们的生活。

埃利亚松《冰钟》泰特美术馆 2018

艺术家萨米尔·格林的装置作品《表现形式6》,使用了在北京大街小巷收集的几楼梯的平装书,将成千上万的书页卷成纸锥体之后构建为一个全新的有机的超现实空间。这些元素的结合代表了自然界中复杂的、经常被忽视的艺术形式,并触及了人类关于深思的精神层面。

《表现形式6》,2019. ——Photo by Wintery_猫妖

艺术家张有魁和金善珍二人的对话展《再生之环》于2019年在昆明举行。参展作品大量使用了塑料薄膜、垃圾袋、塑料瓶、垃圾桶等城市中司空见惯的物品。这些废弃物映射着人类的生活和,通过艺术家之手被解构和重组为令人耳目一新的艺术创作,从而引导人们思考关于人类生存与发展的课题——生态永继。

《新鲜的空间》蓝色和绿色保鲜膜 2019

以平凡的材料营造令人耳目一新的视觉空间

《海》矿泉水瓶、保鲜膜、塑料袋 2019

将矿泉水瓶精密地组成一块块如同瓷砖的结构体,以保鲜膜固定后再安装起来,加之以保鲜膜和塑料袋热熔之后组成的海浪,艺术家将自然之中的大海引入了美术馆的室内空间,化腐朽为神奇。

艺术家帕斯卡尔·马尔蒂娜·塔尤在常青画廊展出的作品《塑料之树》,也是运用平庸廉价材料再造审美的案例。这些塑料袋作为巨大的污染源具有负面含义,挂在干燥的树枝上,它们创造出一个融合自然与人工元素的巨大装置。闪闪发光的色斑创造出了一种新的美感,观众能够行走其中的空间则化身为一片神奇的森林。

《塑料之树》2014-2019 树干、塑料袋 特定场地尺寸

可以说,作为视觉艺术家,对于视觉艺术语言探索的本能,常常会带领他们超越生态意识,而进入更为纯粹的形式探索之中。他们热衷于通过制造强烈的视觉反差,来启发观者思考他们在作品中所设置的各种议题,并且在作品所建立的多元冲突和对话中,将观者从视觉及体验的震撼里再次拉回到有意味的文化思考和生态忧虑之中。

总而言之,在全球化、信息化的时代背景之下,国与国命运与共,人与人休戚相关。在金融危机、难民危机、疾病传播、气候变化的宏大命题前,没有人能够独自应对、独善其身。生态危机下的现实关怀、人性探究、历史思辨,正是今日艺术家、策展人和艺术机构的责任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