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一. 5 月 20th, 2024

古窑址探秘 窑看古今从明清御窑到国家遗址公园

admin

11 月 1, 2023 #陶瓷古窑

“工匠来自五湖四海,他们的手艺走向世界各地。” 如果说以湖田窑为代表的青花瓷使景德镇在窑场众多的宋代占据了一席之地,那么明清时期御窑的设立不仅逐渐使景德镇成为全国陶瓷中心,而且推动了景德镇的发展。中国的制瓷技术又上了一个台阶。 一个顶峰。

作为世界上唯一的皇家瓷厂遗址,从明清两代的皇家窑炉,到“江西瓷业公司”、景德镇市政府衙门,再到近年来新建的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历经岁月沧桑的景德镇御窑厂如今是什么样子? 2020年即将对外开放、成为当地文化地标的景德镇御窑博物馆将如何用展览讲述明朝600年的历史故事? 清代御窑的辉煌与沧桑背后又有着哪些沉寂已久的故事? 带着种种疑问和好奇,《纸上古艺》前不久参观了御窑昌国家考古遗址和御窑博物馆。

“御窑博物馆将通过展示历代官窑出土的实物标本,再现从元代浮梁法师局到明清官窑的整个历史发展过程。”在明清两代的御窑遗址上,是建在地上的,它的展览设计会比较特别。御窑博物馆将展出数十件同类型器物的标本,通过这样的展示,观众将能够了解其制作过程以及甄选优质产品的标准。” 景德镇陶瓷考古研究所名誉所长姜建新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目前,前期工作已经完成,包括展览大纲的撰写、陈列的布置等。设计预计春节前建成并向公众开放。”

景德镇御窑博物馆外景 

景德镇御窑博物馆外景。 景德镇陶瓷考古研究所供图

(一)

在拍卖行以天价打破中国瓷器世界拍卖纪录的成化斗彩鸡杯,以及凭借精湛技艺成为综艺节目“文物网红”的清乾隆各类釉大花瓶制瓷技术……受到文化界和博物馆界的珍视。 深受收藏家喜爱的,近年来持续备受关注的明清官窑瓷器,均来自同一个地方——景德镇御窑厂。

御窑厂全景/

御窑厂全景

陶瓷古窑_陶瓷古窑介绍_陶瓷古窑遗址/

2020年故宫博物院举办的“御瓷新见——景德镇出土明代御窑址与故宫博物院藏瓷器对比展”海报

清康熙

清康熙黄地紫青龙断枝花卉断边市集

据浮梁县志记载:

“竹山是景德唯一的山峰,高数十丈,绵延数里,远处群峰鳞次栉比,俯瞰四周。相传秦朝范君曾登此,称其为竹山。”利马山,唐时有五龙环绕,称竹山,元末广据此建为行台,名蟠龙山,明代称竹山。朝。后称于其场镇山。”

明清时期历经六百多年的御窑厂自明初建厂以来,汇聚了最优秀的人才、最精湛的技艺、最优质的原材料、最充足的资金,生产出许多精美的瓷器。

御窑厂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示意图/

余姚场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示意图

站在景德镇市中区余姚场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的路边,一侧是车水马龙的交通,也是新不旧的现代化商业区。 这里的交汇给人一种穿越时空的感觉。

大门前,一座巨大的红棕色地标装置,上面写着“御窑厂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的字样,傲然矗立在空地上。 通过装置展示了洪武、宣德、成化、雍正、乾隆等御窑厂的雕刻。 一座仿明清衙门的门楼建筑前,可见明清两代皇帝的年号,行书“御窑厂”三个大字。 大门两侧挂有一副对联:

“窑风火万年,御器声万国皆知”。

御窑厂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大门前的巨大红褐色地标装置/

余姚场国家考古遗址公园门前巨大的红棕色地标装置

进入景德镇御窑厂国家遗址公园,穿过入口右侧宣德、正统、明中后期至民国时期的小作坊遗址,映入眼帘的是一座两层楼的老式办公室建筑。 清代遗址相互呼应,别具风味。 据介绍,经过一百多年的变迁,近代以来明清御窑的地面建筑几乎已无存留。 20世纪50、60年代,玉窑厂曾是景德镇的行政中心,并成为市政府办公机构,并修建了多栋办公楼。 “不过,三十年来,随着地下陶瓷考古的深入,御窑厂逐渐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除了这一座,以前的衙署全部被拆除了。” 景德镇陶瓷考古研究所名誉所长蒋建新告诉澎湃新闻。

上世纪留下的惟一市政办公楼现在已改为阅瓷楼/

上世纪仅存的市政办公楼现已改为悦慈楼

陶瓷修复步骤/

陶瓷修复程序

目前,这座上世纪遗留下来的市政办公楼已改建成悦瓷楼,主要展示景德镇陶瓷考古研究所对御窑遗址出土的陶瓷标本的研究和修复成果。 这里可以看到陶瓷修复中的许多技术,包括锔瓷、金修复、金属镶嵌、考古修复、陈列修复、精细修复等。景德镇陶瓷考古学家在上个世纪修复的官窑瓷器的珍贵图片和图像还按顺序展示了许多完整的修复者。 官窑瓷器的考古修复是一个非常困难的过程,因为明代的官窑原本都是破碎成坑或碎片埋藏的,所以出土时,破碎的瓷片不计其数。

“我们通常在清洗完它们后就开始分类。在分类过程中,我们首先将这数千个陶瓷碎片分成不同类型的器皿,如碗、盘、杯、瓶等不同类型的器皿,然后将每种类型的器皿收集在一起。并对它们进行分类,比如这是碗底,这是碗沿等等……这种方法虽然是一个费力的分类过程,但是它其实有一个好处,就是在我划分之后,在这个过程中在修复一件完整器的时候,我其实已经分割了其他的完整器,这样修复就已经不远了。所以当我们在整理室修复一件完整器的时候,我其实就是在修复一个坑里出土的瓷器碎片。当然,这个过程是非常漫长的。” 姜建新说,“景德镇御窑厂出土的修复瓷器与故宫官窑瓷器收藏比对展近日在故宫博物院完成,可以看作是景德镇御窑厂出土瓷器修复成果的集中展示。景德镇陶瓷考古研究所多年来从事陶瓷修复工作。”

明永乐

景德镇陶瓷考古研究所修复明永乐甜白釉锥花三壶连体器

明宣德

景德镇陶瓷考古研究所修复明宣德斗彩鸳鸯莲池纹盘

(二)

出了越瓷楼后右转,在御窑博物馆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沿着一条通往御窑厂南麓遗址的小道上坡。 沿小路一路延伸着一摞摞整齐的匣钵。 在遗址围墙尽头的竹林阴影下,似乎明清时期的御窑炉火并未熄灭,依然温热。 南路遗址包括明初御器厂西墙遗址、明宣德年间至明末的馍窑、清代作坊、御器残片等。瓷器和民窑瓷器。

御窑的大致范围可以说是比较清楚的,但是具体的范围,也就是它的围墙在哪里,却一直是模糊的。 澎湃新闻记者在现场看到的明初御窑厂西墙遗址是2018年发现的,结合2002年御窑遗址发掘时在珠山北麓清理出的北墙遗址,以及2017年位于御窑址东北部的御窑址北墙遗址。随着焦角地区发现的东墙遗址,明代御窑厂的边界和范围已经基本得到证实。 即明代御器厂位于东至中华北路、西至东四岭路、南至珠山中路、北至豆芙弄之间。 (风景路),面积约5.43万平方米。 这一系列的考古发现也证明了明初御窑的范围比清代要大得多。 清代,御窑范围缩小,北墙南移至珠山麓。

御窑厂南麓遗址

图片来自澎湃新闻 御窑厂南麓遗址

值得一提的是,在湖田窑所见的明代包子窑、葫芦窑,在豫窑厂都曾发现过规模较大的窑炉。 2004年,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景德镇陶瓷考古研究所组成的考古队在珠山南麓发现了14座包子窑群。 造型结构一致,由窑前工作面、窑门、火室、窑室、烟道、排烟孔、烟囱、窑护墙等部分组成,全部由小砖砌成。 这十四座包子窑是一个整体,上下窑残存重叠且破碎,说明其延续时间较长。 这十四座窑址的遗存均堆放在明万历年间至清初的地层之下。 最底层窑址遗址的窑护墙外堆放着明代宣德时期的窑业废料。 可以推断,这些窑址的年代为明代宣德年间至万历初期,其中最上面的八件可能为明代嘉靖年间至万历初期。

陶瓷古窑_陶瓷古窑介绍_陶瓷古窑遗址/

2003年在珠山御窑遗址考古发掘现场合影

此次考古还在珠山北麓发现了七座葫芦形窑炉群。 它们的形状和结构相同,由窑前工作面、窑门、火室、前室、后室、窑护墙组成。 这七座窑炉遗址排列整齐,左右相连,形成一个整体。 它们都堆放在明代宣德时期的地层之下。 窑床前挡墙的材料中,有不少是明代洪武初期烧制的瓦片。 。 可见,这七座窑址的遗存年代为明代洪武至永乐时期。

珠山北麓遗址发现的一组七座的葫芦窑/

竹山北麓遗址发现七座葫芦窑群

明宋应兴

明宋应星《天工开物》葫芦窑插图

以前的文献中曾有过关于御器厂的窑炉的记载,但它们在御器厂内的具体位置却没有记载。 这两套窑址的发现对于探索和研究御器厂的布局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提供了新信息。 而且,这两套窑炉的时代是相连的,由此可见,明代洪武至永乐年间玉器厂的窑区就在珠山北麓,即中国的东北部。玉器厂,使用葫芦形窑炉; 宣德至万历年间,御器厂窑区移至珠山南麓西侧,即御器厂南侧和西侧。 主要采用馒头形窑。

从元代景德镇湖田窑的葫芦形窑,到明代洪武至永乐年间御器厂使用的葫芦形窑,再到主要用于宫廷御器的馍形窑。宣德至万历年间的御器厂,表明了明初御器厂早期的烧制技术源于当地民窑,这也揭示了御器厂布局的变化和明代烧造技术的演变.

据《万历江西省大志》记载,明代有“风火窑”、“色窑”、“兰吉窑”、“大龙仓窑”、“夏窑”、“夏窑”六种。 “青瑶”。 有学者根据文献对这些窑炉的分工进行了研究,认为“风火窑”主要烧制半成品或素器,“清窑”烧制高温瓷器,“彩窑”主要烧制瓷器。窑”烧制高温彩釉瓷器。 “兰吉窑”用于烧制低温琉璃,“龙缸窑”、“夏窑”顾名思义,用于烧制龙缸、匣钵。 御窑址南侧和西侧发现的窑炉规模基本相同,但窑炉使用后保留的烧成温度痕迹有所不同。 推测这些窑炉应包括青窑、彩窑、风火窑等不同类型的窑炉。 。

南路遗址上方除了修建了保护层外,周围都是空地。 站在木制观景台上,你看不到明清时期的制陶官员,看不到来自五湖四海的能工巧匠,也看不到奔走的苦工,有的只是成堆的黄土和一堵墙。 。 斜射的阳光下,窑壁投下的长长的影子,似乎还在诉说着那段沉寂已久的往事。

御窑厂南麓遗址/

御窑厂南麓遗址

明代御器厂不仅从事瓷器的生产,而且是一个具有管理、祭祀、居住、物品储存、生产等综合功能的机构。

南路遗址旁边就是古人祭祀的“油桃灵寺”。 走进“油桃灵寺”,映入眼帘的是橙红色幕布前的心灵平台。 中间为窑神童雕像,两侧为窑工师傅雕像。 据清代唐英所著《佟火神贡传》记载,窑神为佟宾,字鼎新。 浮梁县通街村人。 相传明朝万历二十七年(1599年),太监潘祥来到景德镇督造青龙缸。 规定缸高二尺以上,直径三尺以上,外有青龙环绕,下有海水。 这样的庞然大物,以前任何朝代都没有被解雇过。 现在御窑厂的工匠们曾多次尝试制作,但均以失败告终。

“你可能会被鞭打,或者你可能会遭受饥荒”

,逾期未焚烧的,予以销毁。 窑工和童客心如刀割,却又无能为力。 当年11月的一天午夜,童宾跳进熊熊的窑火,用自己的血肉向政府抗议。 奇怪的是,第二天火停了,开窑时,青龙缸被烧毁了,窑工们摆脱了厄运。 然而,童斌自焚事件却引发了民众起义。 《明史》载:

“江西矿业督办潘祥在浮梁景德镇挑衅窑炉,烧毁厂房。”

为了缓解社会矛盾,政府不得不在御窑厂建庙祭祀童宾,封童宾为“广利窑神”。 寺名“油桃灵寺”,寺内供奉窑神童宾塑像。

“佑陶灵祠”/

《幽道灵寺》

窑神童宾像/

窑神客雕像

祭祀窑神是景德镇窑业历史中形成、代代相传的民间祭祀习俗。 如今,祭祀窑神已成为景德镇瓷业习俗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被列入江西省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此次公祭仪式安排在一年一度的瓷博会期间举行。 所有参加公祭活动的人都必须盛装打扮,高举旗帜、雕像,手举贡品。 虽然澎湃新闻记者在此次探访中错过了这个盛大的节日,但想想祭祀的场景和象征千年窑火的盛况,依然令人心旷神怡。

(三)

从“油桃灵寺”出来后左转,远远望去,几百米外的山坡就是珠山,龙珠阁矗立其上。 然而,在偌大的遗址公园里,记者走到这里已经有些累了,双腿在意识的引导下向前走。 突然,他注意到道路两旁大片的绿色草坪,在阳光的照耀下就像新长出来的蓬松的小草。 它看上去是绿色的,就像大地专门为来来往往的人们铺下的一块地毯。 让人有一种想躺在上面打个盹的冲动……据了解,20世纪50年代,龙珠阁周围面积约有五万多平方米的草坪,原来是政府办公室和宿舍人口密集。 记者环顾四周,眼前绿意盎然、生机勃勃的景象,让人很难想象这里曾经矗立着写字楼的情景。

远处珠山上的龙珠阁/

远处珠山的龙珠阁

沿着路走了几分钟,我们上了一个斜坡,终于到了龙珠阁脚下。 这是一座仿明代重檐宫殿建筑,共6层。 龙珠阁是明代以来御器厂、御窑厂的代表建筑。 是明清官窑遗址,现已成为景德镇的城徽。 在日本瓷器产地濑户市,还有矗立在“珍珠山”之巅的“龙珠阁”。 不过,“龙珠阁”是仿照景德镇而建的,其“珍珠山”也是假想的,但却表达了濑户人对景德镇龙珠阁的崇敬之情。

御窑厂瓷雕微缩景观/

御窑厂瓷器雕塑微型景观

当你走进龙珠阁,你会被陈列在展厅中央的御窑微缩瓷雕所震撼。 目前,明清时期御窑厂布局最早的影像资料,是清康熙二十一年(1682年)成书的《康熙浮梁县志》中记载的《景德镇图》。 )。 图中,御窑厂位于景德镇镇长江东岸。 区中部前街与后街之间有围墙。 整面墙都是封闭的。 城墙有东门、南门。 南门有“皇厂”匾额; 城墙内有很多建筑物,大致都集中在中线上。 呈轴对称分布; 城墙西侧为府邸,东侧为九江路。 此图虽记录于康熙二十一年,但与万历二十五年御器厂的记录重合紧密。 此时,名称仍沿用“皇家仪器厂”,东西两侧仍保留有九江路和九江路。 宅邸和工厂外有一座大师庙。 因此,有学者指出,此图有两种可能:一是清初康熙年间的御窑厂可能沿用了明代的旧名称和布局模式,该图是一种记录当时的布局; 二是《康熙浮梁县志》上刊登的御窑厂 图为明代旧图。

成书于清康熙二十一年的《康熙浮梁县志》所录《景德镇图》/

《景德镇图》记载于清康熙二十一年成书的《康熙浮梁县志》。

此外,清代御窑厂的作用,在清兰璞主编、郑廷珪补编的《景德镇陶志》中也有记载,并记载有一幅《御窑厂图》。 通过比较可以看出,清代中期御窑厂的功能并没有发生太大变化。 ,但布局与之前相比发生了一些变化。 中间自仪门至竹山筑有围墙。 大堂分布在墙体的中轴线上。 大厅左右两侧各有车间。 大堂后有一座凸起的竹山,东侧有一座土地庙。 竹山东西两侧分别有御石阁、环翠阁; 墙外,仪门前有东、西辕门。 南边有一条路直通余姚工厂正门。 路东侧有关帝庙、油桃灵寺。 西侧是景德镇署办公厅; 南门前有城墙,门东侧为分防署,西侧为府邸。

清蓝浦著、郑廷桂补《景德镇陶录》中录有的《御窑厂图》/

青兰璞着、郑廷贵补的《景德镇陶瓷志》中记载的“御窑厂图”

此件御窑厂微缩瓷雕是根据清嘉庆二十年《景德镇陶瓷志》中的《御窑厂图》而创作的。 它由陶瓷材料制成,经高温烧制而成。 形象地表现了御窑厂。 以其规模和气势,整个装置由1300多个陶瓷“零件”组成,一举打破“大世界吉尼斯纪录”。 微缩景观中,有官署、监察亭、牢房、府邸、御窑厂内的九江路等具有管理功能的机构和建筑; 仪门、鼓楼、祠堂等具有礼仪、祭祀功能的建筑; 大厅、凉亭、宿舍。 厢房、窑厕等具有居住、居住功能的建筑; 仓库、柴棚等具有储存功能的建筑物; 车间、窑炉、水井、柴厂等具有生产功能的建筑一览无余。

御窑厂瓷雕微缩景观(局部)/

御窑厂瓷雕微缩景观(部分)

(四)

龙珠阁陈列馆建于1989年景德镇陶瓷考古研究所成立后不久。 除了澎湃新闻记者在现场看到的利用建筑模型等相关材料还原明清御窑厂的真实面貌外,龙珠阁还是景德镇陶瓷考古研究所修复的官窑瓷器的展示场所。 不过,近三十年来,随着明清御窑遗址的不断发掘和出土文物的不断积累,龙珠阁内展示了许多具有代表性的陶瓷文物标本。

明

景德镇御窑博物馆供图

2015年,时任景德镇陶瓷考古研究所所长的蒋建新萌生了修建新博物馆的想法,但缺乏资金。 随后,故宫博物院耿宝昌、北京大学苏白、时任国家文物局副局长谢辰生三位九十多岁的老先生共同给中央领导写了一封信。 据了解,这封信的内容不仅是为了御窑博物馆的建设,还为整个御窑厂的保护提出了几点建议。 后来,经中央领导批准,新馆建设经费得到了发放。

御窑博物馆于2020年10月建成并向公众开放。该博物馆的造型灵感来自于景德镇传统的龙窑。 它由8个多弧拱结构组成。 其建筑材料20%是景德镇老窑砖。 窑砖。 “这座建筑植根于景德镇的历史,有温度。” 御窑博物馆设计师、中央美术学院建筑学院院长朱培此前表示,御窑博物馆就建在御窑遗址附近。 走近它,感觉可以感受到御窑的气息。

目前,御窑博物馆正在筹划常设展览,展示景德镇陶瓷考古研究所30年来在御窑遗址取得的重要陶瓷考古成果,以及出土的各个时期的重要文物。 ,展现元代浮从梁瓷局到明清官窑的整个历史发展。 然而,如何用展览讲述拥有600年历史、侍奉27位皇帝、经历过辉煌与沧桑的御窑厂背后的悠久故事呢?

蒋建新告诉澎湃新闻:“由于御窑博物馆是在明清御窑遗址上建立的,所以它的展览设计会比较特别。 例如,普通博物馆主要展示单一的代代相传的经典藏品。 届时,御窑博物馆将展出数十件同类型器物标本,其中包括精品和次品。 通过这样的展示,观众可以了解到它的生产流程以及选择优质产品的标准。 目前前期工作已经准备完毕,包括展览大纲的撰写和展览的设计,展厅的展示橱窗也在施工中。 预计春节前建成并向公众开放。”

御窑博物馆展览效果图  景德镇御窑博物馆供图/

御窑博物馆展览效果图 景德镇御窑博物馆供图

从龙珠阁出来,经过后面的北麓遗址防护殿。 室内略显昏暗的灯光下,可以看到一组7座葫芦窑等明代洪武至永乐时期的遗迹,出口处一条元代道路青砖铺面的遗址顿时出现在眼前。观众。 该文物是景德镇陶瓷考古研究所为配合御窑博物馆正式开馆前的基础设施建设,经国家文物局批准,在周边地区考古发掘中发现的。 在路址的东北角,还可以看到御窑博物馆。 窑厂东墙遗址。

元代路面/

元代路面

遗址前是御窑博物馆。 穿过绿荫,走在沙沙作响的碎石地上,再跨过平静的水面,缓缓进入门厅。 向左走,走在一个有时在室内、有时在室外的拱形结构空间。 在红色窑砖的映衬下,随着光影的变化,似乎随便截图都是难得的摄影大片。 当通过博物馆的椭圆视角看位于下沉庭院的明代遗址时,对面的拱形红砖建筑就像一扇窗户,让观众的目光从明代遗址移到现在的博物馆,然后移到不远处。 在竹林和民居中,你不仅能看到过去和现在,还能看到未来……

御窑博物馆外景/

御窑博物馆外景

御窑博物馆内景 

御窑博物馆内景图来自诗然建筑摄影

景德镇御窑博物馆内的明代遗迹/

景德镇御窑博物馆藏明代文物

御窑博物馆周边还保留着受保护的明、清、民国时期的古宅和私窑,以及徐家窑等清代传统手工作坊和烧柴窑的实物遗存。还有宜山窑。 、前板窑等古老的民间柴窑和众多的手工业作坊,都有二三百年的历史,是我国现代手工瓷厂保存最完好、最具特色的标志性文化建筑。 此外,这里还有一座1949年建成的景德镇建国瓷厂遗址,以及20世纪90年代后期的住宅商品房,呈现出丰富多样的城市肌理,真正可以用“窑”来形容。过去和现在。

徐家窑/

徐家窑

国家陶瓷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明清窑作营造技艺长廊/

国家陶瓷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明清窑炉建造技艺长廊

令人惊奇的是,这样的“窑”并不是过去和现在的生硬展示,而是有工匠的生命力和窑火的温暖。 既有明清窑作品,打造技艺长廊,邀请一系列瓷器艺术作品。 产生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是现场制作、展示的。 景德镇保留着最古老、最完整、规模最大的柴窑遗址——徐家窑。 停工几十年后,数十名经验丰富的建国瓷厂老窑工参与了徐家窑的重建和重烧工程。 自2016年开始窑炉重烧复烧以来,每年窑火都会再次点燃。

“重烧是活的传承,我们要在传承中创新。” 年近八十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烧窑大师胡家旺在复烧现场说。

虽然澎湃新闻记者在现场并没有亲眼目睹重烧的盛况,但我们可以想象,老烧窑人点燃了火把,并从一个人传到另一个人。 然后,随着每一把火把被扔进点火口,火焰突然燃起,并且燃烧得越来越猛烈。 重燃的窑火来自民间,又回到民间。 这不仅代表着民间的繁荣,更代表着“原始”的力量和温度。 窑炉和瓷器以最贴近生活的方式呈现。 御窑继续生产真正的手工艺品。 瓷器,想想就让人感叹。

虽然明清皇家窑炉终于成为了过去,成为了一个巨大的考古遗址,但像代表民窑的徐家窑这样的古窑炉火却依然在点燃,而且越烧越旺。 ,他们就越繁荣。 我想知道这是一个符号吗?

(本次搜寻感谢景德镇陶瓷考古研究所蒋建新、王同茂、邓仲庆的支持。)

陶瓷古窑遗址_陶瓷古窑介绍_陶瓷古窑/

海量信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