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四. 6 月 20th, 2024

我与北大考古杨哲峰虽然都注定会在时间的长河里远去

admin

11 月 1, 2023

本书收录了2000年至2017年18年间发表的与陶瓷研究相关的文章22篇。涵盖的时间范围主要是秦汉时期,部分涉及魏晋、北朝至唐代。 。 研究的内容纷繁复杂,文章的格式也不尽相同,但都是我自己在汉唐陶瓷研究领域探索和拓展的收获和印记。 因此,它们被统称为“汉唐陶瓷考古”。

编辑过程中,按照上海古籍出版社的要求,对文本中的注解格式和图表表达进行了统一调整,并纠正了原文中的少量错误和遗漏。 也有个别文章丢失了电子稿的word版,出版社重新录入了文字。 为此,责任编辑宋佳付出了艰辛的努力。 对于文章的安排,宋佳也给出了一些有益的建议。 经过讨论,根据研究对象的时间范围和内容的相关程度,大致分为几组。 对于少数因观点或发表时间不同而部分重叠或重叠的文章,征集时​​未做任何调整,文章标题基本保持不变。 我想记录一下我对相关领域持续关注的轨迹,所谓自保亦是如此! 收到校样后,宇文婧、李云鹤、陈春亭三人相互配合,对校样进行审查和整理,纠正了许多因格式调整带来的新问题。 这次真是万分感谢! 如果书中还有不足或错误,责任自然由我自己承担。

很多年前,上海古籍出版社的吴长清先生请我写一本关于汉代陶瓷研究的书。 编辑苗丹女士也催促了我很多次,但我一直没能完成。 如今,虽然只是一本已出版的相关文章集,但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算是圆了一个心愿。

回想自己的学习过程,兜兜转转,一言难尽。 也许是因为在考入北大专业之前我对考古学一无所知,所以我的学习兴趣发生了很多次变化。 对汉唐陶瓷研究的重视,最初只是因为需要写论文。 后来我能够坚持下来,得益于恩师苏白老师的指导、关心和支持,也得益于很多同事、同行的帮助,以及亲朋好友的理解。

1983年我考入北京大学考古专业。 当时,北京大学考古专业刚刚从原来的历史系中分离出来,成为一个独立的系。 记得高考的时候写的是历史系考古专业,但是到学校注册的时候却改成了考古专业。 就这样,我们1983级成为了考古系成立后第一批进入该校的学生。 当我读本科时,我的专业兴趣基本上随着学习的进展而改变。 大一选修新石器考古学课程时,发现颜文明老师对仰韶文化、龙山文化的讲解非常有趣,觉得学习新石器考古可以结合大量的民族志生活资料,而不必费心太多。阅读那些晦涩的历史文献,所以我特别专心,期末考试我取得了全班第一名。 大二上商周考古课时,邹恒老师的演讲再次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尤其是大三下学期,我还听了邹老师的夏商文化研究专题课,读了邹老师的《夏商文化》。 《周代考古论文集》,我对二里头遗址的分期、夏商界限等学术讨论有点着迷。 于是我写了一篇大三论文,题为《二里头遗址第四期遗址分析》。 邹先生读后非常高兴,并补充了一些意见。 于是,我借了韩小芒的自行车,赶往位于中央党校家属院的邹恒先生家。 我说是和邹老师聊天,其实是想听他讲学术界的各种轶事以及一些我觉得很有趣的事情。 学术问题。 我听着,觉得以历史文献为背景进行考古研究,一定很有趣。 因此,大三结束时,我想在邹恒老师的指导下申请商周考古专业的研究生学位。 那时候暑假我没钱回家,也不太可能出去实地考察。 我经常白天和几个同学在学校后勤部打零工,晚上去图书馆看书或者去教室自习,准备考研,我就这样活了下来。那。 大三暑假。 大四开学的时候,我突然得知自己被保送为汉唐考古专业的研究生,而我的导师就是苏白老师!

我们83级的有25人,保证免试的名额只有3个。 我没想到我也是他们中的一员。 我记得那天是赛克勒博物馆奠基的日子。 参加完奠基仪式后,我在办公楼北侧见到了负责学生事务的葛英辉。 是他告诉我研究生录取的事情的。 我想葛老师大概听说我们班很多同学都想报考商周考古,我也是其中之一。 因此,葛老师还特别说明,由于各专业名额有限,大家在填写申请表时不要扎堆在同一专业。 系里的建议是让我跟苏老师学习汉唐考古。

还记得有一次,我办完推荐研究生的手续,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去苏老师家里做客。 虽然当时苏老师住在校园东北部的朗润公园10号楼,但我在被推荐为研究生后第一次去他家。 记得前两次聊天后,苏老师反复问我这样的问题:“你和范蠡是一个班的吗?” “你和曹寅是一个班的吗?” 他一边说“是”,一边解释说自己听老师上课时经常坐在最后一排,并没有问很多前置问题(其实他从来不敢让苏老师在课堂上提问)课上或课后)。 先生没有再说什么。 其实,就在考研前几个月,为了参加系里组织的“五四”征文比赛,我写了一篇题为《周礼·考工记》与古城布局》的文章。 ,那篇文章经苏老师审稿,最终荣获一等奖。 奖品为《中国考古学会年会论文集》一份。 那也是我第一次看到苏白先生的签名。 三年前,初秋的傍晚,作为北大一年级新生,当我背着行李第一次踏入燕园,在未名湖边迷路时,我曾向一位正在步行的老人询问如何走路。向学校报告。 问完我的情况后,老人直接带我去了燕南园吕祖娥先生家,并让吕先生安排我当晚的住宿。 也是在陆先生家里,我饿得吃到了到达首都北京后的第一顿饭! 现在想起来,那个老者应该就是苏先生了。 于是,去苏先生家闲聊了几次后,有一天,苏先生突然指着我笑着说:“你就是那个杨哲峰!现在我知道了!”

从此,我开始在苏老师的指导下系统学习,包括阅读历史文献、收集考古资料等,并逐渐将研究兴趣转移到汉唐考古上。 在大四下学期的专项实践中,班上的学生被分成不同的小组,送往各个地方,但苏老师却把我一个人留在校园里,让我读《史记》,并在同时要求我收集整理有关长江中下游的出版作品。 汉代木棺墓的地域信息指导了我本科论文的写作。 当我读研究生一年级时,苏老师安排我陪同赖柱辉博士从美国到山东考察汉代画像石。 当时我还打算做硕士论文对汉画进行专题研究,就借了相机,买了一些胶卷去山东。 但很快人们发现,由于资金问题,相关研究很难继续下去。 就连我好不容易拍到的画像石照片,回校后都没有足够的资金去冲印,更别说购买昂贵的汉画拓片或者其他影像资料了!

那些年,邹恒先生经常到山西曲沃县曲村工作站,整理周代墓葬的考古发掘资料。 后来,苏先生和邹先生商量后,决定安排我和邹先生一起去渠村整理那里的秦汉墓资料,并根据整理的资料写出硕士学位论文《曲村秦汉墓葬布置》。 于是当我读研究生的时候,我就去山西曲沃实习。 墓葬的分期研究离不开对随葬品中最常见的陶瓷器物的分类和比较。 因此,绘画和观察分析陶瓷器物就成了我实习过程中最重要的内容之一。 记得在曲村工作站排队取器物时,我发现墓葬陶器组合中茧形壶的有无与陶器造型的演变密切相关,于是我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茧形盆中。 恰逢中国历史博物馆李文杰先生到瞿村参观。 他正在研究中国古代制陶技艺,并向我介绍了茧形壶的独特制作方法。 回想起来,那是我第一次认真关注古陶瓷的工艺。 寒假里,我离开山西回湖北老家过年。 路过洛阳时,在同学王贤本的帮助下,去拜访了《洛阳烧沟汉墓》的作者蒋若先生。 或许是因为在曲村实习期间积累了太多的疑问。 我在江先生家里聊到很晚。 当然,我主要是听蒋老师讲了烧沟汉墓的阶段和汉代的五铢钱。 我还冒昧地问蒋先生,他如何看待其他地区汉墓志中提到烧沟分期问题的? 当晚我们就住在江先生的书房里。 第二天,我参观了洛阳文物队的仓库。 当我看到当地汉墓出土的陶器时,感觉和我在曲村整理的汉墓出土的陶器越来越有区别。 这进一步激发了我对汉代陶瓷的地域性、不同地区汉墓分期的差异等问题的兴趣。

硕士毕业后,我留在学校工作。 当时我很想去各地考察,但我刚刚参加工作,既没有科研项目,也没有考察经费。 就连备课的底稿也得被办公室收走。 记得有一天,我在苏先生家里聊天,苏先生从书架上拿出一本日本考古报告——《阳高古城》,说借给我,让我好好看看。在它。 过了一段时间,我去苏先生家里汇报了这份报告的阅读结果。 顺便提到,我想去张家口和雁北看看当地汉墓的保存状况以及汉墓出土的文物。 没想到我的想法立刻得到了苏先生的支持,他立即从自己的项目经费中拿出500元资助我的考察计划。 就这样,从1992年10月底到11月初,我分别到张家口、大同地区考察。 回程时绕道太原、石家庄参观考古仓库和博物馆。 这是我工作后第一次单独出去考察,连单位的介绍信都忘了开。 在朱晓东同学的帮助下,加上他带了工作证,检查顺利完成。 还记得,当我去朔州的一座寺庙参观平朔露天煤矿汉墓出土的文物时,戴尊德先生指着架子上堆放的文物,向我提出了一系列有关汉墓出土文物的问题。汉代陶器。 我一一回答后,戴老师笑着说:“那你自己看看吧。”

刚入行的几年,我主要负责本科基础课《中国历史著作选编(下)》的教学,在历史文献方面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为了了解古代文献中的时间记录,我还利用山西曲沃“下乡”的机会,在曲村工作站观察夜间星空,通过与天文图对比来识别星星。 徐天金老师知道后,主动借给我一本张汝舟的《二十五式古代天文历法》阅读学习。 正是在冬天,我到曲沃农村,推演出干支年表与公元年表的转换问题,并写下了《一种将公元年表与公元年表转换的新方法》一文。干支年表”。 回到北京后,我对古历法的兴趣依然不减,我花了很长时间整理出土的秦汉简牍中的历书和日籍。

直到几年后,当我在职攻读博士学位时,在两位导师苏白老师和徐萍芳老师的指导下,我才决定专注于对秦汉墓葬进行了系统的研究,然后又回到了基础考古研究的轨道。 在收集整理博士论文材料的过程中,我首先就之前关注的茧形壶问题写了一篇稿子。 交给苏先生审阅后,建议在《文物》月刊上发表,并写了推荐信。 因此,《茧形壶的类型、分布与分期》一文成为我发表的第一篇古陶瓷研究文章。

当时还没有像后来的“知网”那样方便检索的数据库。 除了参加发掘或实地考察外,考古资料的收集和整理主要依靠查阅相关目录索引寻找线索,或者干脆去图书馆或资料室。 一一阅读关于文化和文化问题的考古报告和专业出版物。 在个人电脑、数码相机和扫描仪出现之前的时代,找到的信息要么被复印,要么被手工转录,甚至被描画在硫酸纸上以制作文物卡。 还记得刘旭老师知道我在收集茧形壶材料时,主动提出提供山西地方刊物上发表的相关资料。

在写博士论文时,苏老师建议我在系统梳理汉墓结构演变的同时,也应该系统梳理汉墓出土的陶瓷器物。 于是我在博士论文中加入了宏观分析汉代低温铅釉陶的地域扩张、汉代青釉陶(高温钙釉陶)的地域类型及其发展趋势。相互关系。 尤其是到江苏、浙江、湖南等省的实地考察,让我对汉代高温钙釉器的地域类型有了清晰的了解。 我还注意到岭南陶瓷的北传及其影响,这在学术界是相对未知的。 较少关注的问题。 这些都为进一步探索汉代陶瓷的发展演变格局奠定了基础。

当时,苏先生和徐先生正在组织一个关于中国古代陶瓷新史的项目。 2005年2月,第一次编辑工作会议在北沙滩红墙宾馆召开,任命我负责《秦汉陶瓷史》的编撰工作。 我知道这是一条很长的路要走,我突然感觉身体的负担变重了。 同时我也认识到自己在知识结构上还存在明显的不足。 因为之前我主要以汉墓出土的陶瓷作为墓葬研究的一部分,侧重于从考古学和文化的角度进行讨论。 我并没有自觉地把它当作陶瓷考古学的一个专题,更没有从陶瓷史的角度来思考它。 。 在编辑工作会议上,先生们要求在1982年版《中国陶瓷史》的基础上,尽可能吸纳近几十年考古新成果,用考古的方法书写陶瓷史。越多越好。 也就是说,要写好新的陶瓷史,除了系统整理资料、提高综合研究水平外,还必须在研究方法和理念上有所突破。

我注意到学术界对汉代陶瓷的分类存在明显差异。 我觉得相关概念的混乱已经严重影响了汉代陶瓷考古的研究进程。 如何协调现代科技手段与考古类型学对“内在”纹理的定性分析与“外在”形态分析之间的矛盾,将是陶瓷分类完善中必须考虑的首要问题。汉代(乃至整个古代)。 于是在2006年初夏,我写了《我对汉代陶瓷分类的看法》一文。 当年10月,他还参加了在西安举办的“汉长安城与汉文化——纪念汉长安城考古50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 陶瓷的种类——汉代南北物质文化交流考察之一”。当时,陕西一些学者对西安出土的南型陶瓷的起源提出了不同的看法。 ‘安,这让我意识到,如果能够将科学技术检测和分析结合起来,相关研究将会更有说服力。

从那时起,我开始关注科技考古中的陶瓷检测与分析问题,思考如何将考古研究中的“形”与“质”有机结合起来,从而将国内外的研究融为一体。陶瓷。 不再有“两张皮”。 于是我开始积极寻求与老师在科技考古方向的合作。

2007年5月,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贾清源先生邀请我和赵化成先生到他的萧县汉墓资料采集点帮忙整理文物。 这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机会。 当我仔细观察釉面物体时,我发现了一个我以前没有注意到的现象,于是我向贾庆元先生询问是否可以取一些样品送回北大实验室进行测试和分析。 获得许可后,我有意识地根据现场观察到的高温钙釉和低温铅釉进行分类取样。 经过崔剑锋老师的测试,结果也是出乎意料的。 首次发现了汉代铅釉陶二次烧制的可能性。 另外,我在现场观察中还发现,萧县汉墓出土的一些铅釉陶器的施釉工艺与中原北部其他地区(尤其是北京地区)有明显不同。 ),解决了我写博士论文时的一个问题。 怀疑。 当时我就意识到,这种具有地方特色的铅釉陶制作工艺,可能是模仿江东钙釉器物的结果。 于是我趁热打铁,前往古镇、淮南、六安、合肥、徐州、济南等地调查,寻找更多证据。 确信自己的判断后,我发表了《输入与模仿》一文。

2011年以来,与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沉月明、胡继根、田正标等人合作,承担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重大项目“秦汉江东地区文化变迁” ”先后前往浙江、江苏、安徽、上海、山东等地,对江西、湖北、湖南、广西、广东等地的汉代陶瓷进行了更为全面、细致的考古调查。 以窑址和墓葬出土文物为基础,在类型学研究的基础上,有目的地选择更加全面、细致的考古调查。 测试多个系列的样品。 我希望通过检测和分析不断发现问题、检验自己的类型学研究,同时努力探索新的研究方法。 结果也不负众望,有了一系列新的发现和认识。 其中最重要的是在浙江各地汉墓出土文物中鉴定出大量铅釉制品。 特别是2014年初,经上虞博物馆高秀平馆长同意,挑选了大量当地汉墓出土的标本带回北京。 交由崔剑锋老师团队进行检测分析,发现了一批使用氧化钙和氧化铅混合物作为助熔剂的釉面器物。 这一重要发现在汉代陶瓷史上尚属首次,为探索汉代高温钙釉与低温铅釉的关系以及成熟瓷器的起源提供了新的研究思路。 此外,研究团队还对汉代江东型高温钙釉器(原始瓷器)以及高温钙釉下红色涂料的工艺进行了测试和分析,取得了新的研究进展。

2013年10月,应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邀请,在合肥举办的“第三届黄淮七省考古论坛”上作题为“汉晋白陶及相关问题”的专题演讲。 听完我的汇报后,在场的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何德良先生邀请我去他正在发掘的昌邑新置工地参观,说那里出土了很多白陶器。 王守功先生还帮忙联系了侯建业先生,使我去烟台考察白陶窑址出土文物的计划顺利实现。 正是在他们的帮助下,我的文章《环渤海地区汉金墓葬出土白陶及相关问题》才得以完成。 2013年山东半岛白陶考察也带回了大量样品。 通过崔剑锋老师团队的检测分析,首次得知汉代白陶的烧制至少使用了氧化钾含量高的瓷石和镁含量高的滑石土,而且它们被用来生产不同尺寸的物品。 这些进一步丰富了我们对汉代陶瓷手工业的了解。

当然,上述相关检测分析研究是多人合作的成果,因此不包含在本书的范围内。 这也需要解释一下。 就我个人而言,我要向我所科技考古团队表示特别的感谢。 正是通过一系列的交流与合作,为自己打开了一扇探索考古研究新方法、新思路的窗口,使我对成熟瓷器的起源、考古学等重大学术问题萌发了新的思考、新的思考。白瓷的起源。 这种认识也让我对于如何在考古类型学的外在形态研究和现代技术的内部肌理研究之间架起一座桥梁的思路逐渐清晰。 撰写《关于起源问题的看法》等文章。 另外,我还要特别感谢我的师兄秦大树教授,每当我有关于陶瓷的具体问题时,他总是能帮我解答疑虑。 而当我对一些陶瓷话题有了更系统的整理和新的想法时,我就会被邀请去他的课上和大家交流和讨论。 这些都更加坚定了我进入陶瓷考古研究领域的信心。

经过多年的考察,我走遍了大江南北、黄河流域,得到了无数单位和个人的帮助。 除上述人员外,我还想借此机会向安徽省的吴伟红、张忠云、叶润清、龚锡成、王峰、蒋林海、华国荣、王志高、陆健表示感谢。 、 江苏李银德、张健、葛明宇、耿建军、刘兆健、上海陈杰、李宇新、黄浩德、刘嘉楠、李慧达、孙国平、杜伟、王新军、卢文宝、程宜生浙江省陈振宇、方勤、田贵平、王明勤、贾汉清、李文森、徐志斌、张春龙、高成林、宋少华、黄普华、龙超斌、奚道河、温国勋湖南省、张江西省温江、杨军、翁彦军,广西壮族自治区熊兆明、林强、孟萌,广东省昌旺、魏江、邓宏文、魏军、李早新、全红、张强禄,王大新海南省颜辉、陈彦堂、马俊才、李继鹏、张红亮、王贤秋、刘福亮、河南省郭银强、石家珍、谷万发、何惠禄、潘伟斌、焦南峰、王占奎、马永英、张翔宇、柴毅、朱连华、刘代云、孙周勇、王伟林、徐卫红、刘宏斌、山西裴建平、田建文、纪昆章、王印田、李培林、高建强、段宏珍、张翠莲、刘海文、李恩伟、李军、曹祖旺(河北省)、孙波、崔胜宽、严勇、魏成民、郑同修、史敬东、张继(辽宁省)徐少刚、白宝玉(吉林省)、李刚吉林省的魏忠、朱存实、宁夏回族自治区的马强,甘肃省的王辉、王卫东、夏朗云、魏文斌,中国人民大学的李美田,四川大学的白冰、王宇,李玉芳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的刘振东、张建峰、钱国祥、刘锐、赵春清等。

由于写作仓促,在写这篇后记的时候,我没有去翻阅那些尘封已久的学习笔记和调查记录,也不敢去翻看沉睡的日记。 我只是静静地坐在书房里,让思绪回到过去。 然后将脑海中浮现的碎片记忆转化为无序的文字。 上述人士都是在研学之旅中给予我各种帮助的人。 在我的人生旅程中,有很多很多人帮助过我。 在此,我还要向北大考古这个温暖的大家庭表示特别的感谢! 从本科到现在,李伯前老师、赵超红老师、高崇文老师等先生作为老师和领导,一直关心着我的成长和进步。 经常一起带实习的同事,特别是沉瑞文和倪汝南,在我多次遇到困难和挫折时,总是带头给我安慰和鼓励。

Now in Beijing, it is the spring season. But I still remember the first winter after I arrived at Peking University 39 years ago. The sudden drop in temperature caught me off guard from the south and I fell ill in bed. Without my knowledge, teacher Quan Kuishan, the class teacher, quickly organized students to donate money to buy me a set of warm fleece, and Mr. Lu Zun’er also sent a military coat. The fleece jacket and military coat not only warmed my body, but also warmed my heart! Let me feel the warmth of Peking University archaeologists! Feel the collective warmth! Let me always maintain a grateful heart and go through one cold winter after another!

Writing this postscript during the Qingming Festival, I can’t help but have a lot of thoughts. When I calm down, I often think of my two mentors: Mr. Su Bai and Mr. Xu Pingfang. Although I know that many things in my life are destined to go away in the long river of time and become more and more blurred, the voices and smiles of the two mentors often come to my mind, still so clear, and even now it is a little hard to believe that they are actually gone. 离开。

I also know that this late collection is only the result of preliminary study on Han and Tang ceramics. There is still a more difficult road to go to complete the tasks assigned to me by my two mentors. Time waits for no one, and I feel frightened. 记住。

中国古代陶瓷分类_古代陶瓷分类明细_五种中国古代陶瓷分类以及特征/

This article is a postscript to the “Beginner’s Collection of Ceramic Archeology of the Han and Tang Dynasties” published by the “Peking University Archeology Series” recently published by Shanghai Ancient Books Publishing Hou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