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三. 4 月 24th, 2024

神柳堂读书笔记从特别版藏书票谈我国早期藏书票

admin

11 月 1, 2023 #版画百科

藏书票起源于欧洲,大概是在十五世纪中后期。 现存最早的两枚藏书票《刺猬》和《天使抱徽》虽然没有明确的年代,但专家一致认为它们的制作年代应该在1470年左右,究竟哪一个更早,目前还无法确定。 早期的藏书票主要基于纹章图案。 19世纪以后,随着私人藏书的不断扩大和公众审美意识的变化,藏书票的艺术性不断加强,逐渐从功能性为主转变为功能性与艺术性并重。 ,也被越来越多的人喜爱和收藏。 藏书票的主要作用是表明图书的归属,我国传统上使用图书印章来实现这一功能。 文学学者常常亲自设计制作各种精美的藏书印。 印章的内容不仅可以识别说明的归属,还可以体现收藏者收藏书籍的目的和观点(这方面的例子有很多,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参考范景中先生的《书籍收藏》题记)印》文),因此藏书票并没有受到我国图书收藏界的重视。 直到20世纪30年代,通过受欧美、日本文化影响的新知识阶层的介绍和推崇,藏书票才真正进入了中国人的视野。

据现行文献记载,我国第一个公开撰写藏书票艺术、第一个设计和使用私人藏书票的人是著名作家叶凌风。 1933年12月,叶凌风在《现代》杂志第4卷第2期上发表了《关于藏书票的话》一文。 这是我国第一篇介绍外国藏书票艺术、倡导中国人创作和使用藏书票的专题文章。 大约在同一时期,他还设计并制作了已知的第一张中文藏书票《灵峰集》。 由于我从未见过实物,因此无法判断此藏书票的材质和制作方法。 不过,叶凌风先生后来回忆,他“印了几千本这个藏书票”(见叶凌风的《我和藏书票》),所以基本可以肯定,这个藏书票不是木刻或手拓的铜版。 虽然当时制作量很大,但战后传世不多,极为珍贵。 另一件早期的中国藏书票是著名剧作家宋春芳的《棕木屋集》。 虽然具体年代不详,但宋春芳先生于1931年创办棕木屋(据宋春芳先生1932年《棕木屋戏集》序言),1938年去世,那么此藏书票一定是另外,据唐涛先生介绍,郁达夫也使用过藏书票,但他从未见过代代相传的实物,也没有其他证据,所以只能保留暂时把它放在一边。

秒懂百科版画_版画百科_百度百科版画/

秒懂百科版画_百度百科版画_版画百科/

版画百科_秒懂百科版画_百度百科版画/

百度百科版画_版画百科_秒懂百科版画/

《现代版画》第9集《藏书票特辑》

我国早期藏书票最重要的出版和实物保存无疑是1935年5月15日出版的《现代版画》第九卷《藏书票特辑》。这个专辑是中国版画画家积极从事设计的开始。和藏书票的制作。 它在中国藏书票史和现代版画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但由于该书当时只印了八十册,经过多年战乱,存世量已所剩无几。 绝大多数藏书票爱好者都没有见过真品,所以就散布谣言和一些错误的观点。 例如,王健先生在《李桦与广州现代版画社》一文中说:“1935年5月,《现代版画》第九卷收录了‘藏书专刊’,刊登了李桦先生和广州现代版画社的作品。其他五名成员。12件藏书票作品。” (《广东海风》2017年第五期)其实本期专刊并不收录李华的藏书票作品,但刘贤、潘野、陈忠刚、张在民、潘昭、赖绍和、唐英伟都有共有十一个藏书票。 笔者手上正好有这本特刊,所以在这里向藏书票爱好者们简单介绍一下。

1934年6月,李华先生在广州成立现代版画协会,带领部分学生创作版画。 除李华先生外,比较活跃的作者还有赖少奇、刘贤、唐英伟、陈忠刚、潘野等人。 这群人都是年轻人,而身为教师的李华先生当时只有27岁。 他们具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进步倾向,作品充满活力,关心时代社会和民生。 虽然这个团体总共存在的时间只有三年,但他们在短短三年内举办了多次展览,创作出版了许多作品,其中包括著名的《现代版画》十八集。 除第一期为机印、发行500册外,其余均为手工木刻,在手工纸上精美印刷,发行50至100册。 至今流传的只有鲁迅博物馆有全套18集。 第九卷《图书馆版画特辑》收录了14位作者的版画作品共19幅,其中封面和封底各一幅,以及日本版画家浅木直二的一幅。 本套集的前半部分为版画作品,包括李华的《发薪日》、赖少奇的《三个对话》、胡启早的《红十字下》等,都是优秀的现实主义作品; 后半部分是专门收藏的藏书票,共有十幅作品。 他们分别是三帧刘贤、一帧潘野、一帧陈忠刚、两帧张在民、一帧潘肇、两帧赖少奇、一帧唐英伟。 这十一个工作框架也有具体的可以测试的日期。 它们是中国版画家最早绘制和雕刻的藏书票。 这些藏书票具有鲜明的民族风格和早期木刻的朴素活力,兼具艺术性和当代性。 例如,潘野的藏书票采用了类似民间砖雕的创作手法,表现了读者拿着一本书一边走一边看书的情景,身后跟着一只小狗,给读者一种强烈的生活感。 虽然艺术手法尚不成熟,但旺盛的生命力和浓郁的民族风格却是罕见的。 唐英伟的作品运用强大的刀法和强烈的画面对比,塑造了一个正在读书、思考的年轻人形象。 这也是一部非常优秀的作品。

秒懂百科版画_百度百科版画_版画百科/

赖少奇的“三个对话”

版画百科_秒懂百科版画_百度百科版画/

刘贤藏书票

百度百科版画_版画百科_秒懂百科版画/

潘野藏书票

这里我们还要讨论一下在藏书票界享有盛誉的“关祖章藏书票”。 很多人认为这是中国人使用的第一个藏书票。 我认为这种说法没有足够的证据。 我想提出一些问题并与大家讨论。

此藏书票由台湾吴兴文先生首先引进。 他在《中国人最早使用的藏书票》(见《云南人民出版史》《书虫八卦》)等多部著作中均有谈及。 吴先生在文中详细讲述了发现这个藏书票的过程:“1990年7月,作者在北京琉璃厂找书时,发现一本1913年版的《画报》封面中央有一张贴纸。 《法国百科全书词典》里有一个关于《祖先藏书》的藏书票,藏书票的屏幕上是一个戴着方头巾的学者,正在展开书籍,查找信息。他的身后是一整架线装书籍和卷轴。右上方的书箱打开,上面放着一个烛台,前面散落着古籍,左下方放着长途旅行的物品和一把剑。这本书的扉页书上署名:“关祖章藏于美国纽约州特洛伊市第8街177号伦勒斯工艺学校,1914年9月26日。”

对于一本有藏书票的书来说,有四个重要的时间点,我称之为abcd。 a为该书的出版时间,b为收藏家收藏该书的时间,c为收藏家制作该书票的时间,d为收藏家在该书上盖章的时间。 显然,四个时间之间的关系应该是:

a早于b,b早于d,c早于d。 但ab和c之间的序列关系很难确定。 如果没有明确记录d的具体时间,则很难确定。 我们只能判断顺序和大概的时间段。

对于吴兴文先生获得的这本书,我们很容易确定a为1913年,b为1914年9月26日。由于吴文中明确指出,该书的“扉页”上写有关祖章收藏时间的记录。书而不是藏书票上,我们无法确定 c 和 d 的具体日期。 举个简单的例子,我今天(时间c)可以制作一个藏书票,在明年春节(时间d)的时候,贴在十几年前(时间b)买的一本古书上,而这本古书出版于明朝(甲代),距今已有四百多年的历史。 显然对于《关祖章藏书票》,结论应该是关祖章先生于1914年9月26日或之后的某天贴在这本书上。 据有关资料显示,关祖章先生死于“文革”期间,这是此藏书票使用的逻辑下限。 当然,考虑到政治因素,关祖章先生在“文革”开始后仍使用此藏书票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仅从该书的出版时间和收藏时间来看,认为这是中国人的第一张藏书票,其使用时间定在1910年代(吴兴文先生在上述文章中认为“虽然这藏书票在美国期间就用过”),肯定不够严谨。 许多有关藏书票的书籍也延续着类似的逻辑错误。 例如,上海科技教育出版史的《纸质宝石:藏书票收藏投资》一书有这样的内容(30页):“国家图书馆善本室举办图书馆馆藏藏书票展览”西方图书公司的一位藏书票收藏家还有一个惊人的发现:1997年底,他在北京的一家旧书店里发现了一本杰克·伦敦的《阶级的战争》,上面有一个与张一模一样的藏书票。吴兴文发现并陈列在国家图书馆,如果用该书的出版日期来推断藏书票主人使用藏书票的时间,中国人最早使用藏书票的历史可以往前推几年。可能是在 1905 年到 1910 年间。” 这种猜测就更不合理了。 关祖章先生出生于1896年,1905年至1910年期间未成年,因此拥有自己专用藏书票的可能性基本不存在。 如果后来发现有一本1896年出版的关祖章藏书里有这个藏书票,按照这个逻辑,我们是否应该认为关祖章先生出生时手里就拿着藏书票呢?

根据目前关祖章先生的生平和藏书情况,尚无法确定此藏书票的制作和使用时间。 他妄称其为“中国人的第一个藏书票”,并不断试图推迟中国人使用藏书票的时代。 无法这样做,为自己辩护。 希望藏书票收藏界对所谓的“第一”问题更加谨慎,不要用美好的愿望代替逻辑和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