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一. 4月 15th, 2024

初探紫砂壶出水通畅技艺__紫砂之家

紫砂之家讯:当代的紫砂工艺是历史上最好的时期。它有一长一短,一长是看得见的细节,几近无可挑剔,一短是看不见的细节,往往离茶缺失。我以为他说得一针见血。紫砂壶出水的畅通与否即为其一。

砂壶出水有技艺问题,也与做工是否精细的工作精神相关。我不揣浅陋对出水的技艺谈点粗见。

出水的形态与成因

砂壶出水有多种形态。壶友杨世明曾细心观察,并写过茶壶出水的形态美的文章。他在文章中对出水形态作过描述:

我喜欢看茶壶的出水,时日一长,发现紫砂壶壶口的出水形态有三种:一是斜下直奔的类似直线的急流,一是平出斜下的抛物线的飞流,一是斜上而下的抛物线的虹流。

这三种形态的水流,又有四种不同的状态:

一是光滑的圆柱形,似乎是一条无间隔的直柱激流;

一是光滑的圆柱形,透过光看似有间隔,似一阵阵波涛向前涌动的潮流;一是圆柱形,不透光也能看到水是旋转着、拧着劲地向前钻的涡流;

一是圆柱形不清晰,粗细不匀,还有四溅飞落水花的溪流。

每当品茶之际,每当凤凰三点头之时,我很喜爱看那茶壶出水的形态、状态、神韵,这是我品茶时的一乐。过去,我一直认为后两种出水的状态不佳,顾景舟先生倒盛赞我认为不佳的第三种,即那 旋转着、拧着劲往前钻的出水激流。这正应了古话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我以为那圆柱形不清晰,粗细不匀,还有四溅飞落水花的溪流,再加一句甚至有时断时续的现象,即是砂壶看不见的细节技艺与做工有所缺失造成的。而那出水的激流、潮流和涡流则是好壶出水的形象,它与壶嘴壁厚薄、光滑,壶嘴眼改为壶出水孔、壶体孔眼,壶盖气孔有着密切的关系。

畅流的标准与环节

紫砂壶出水是好是差有一些传统的说法,在紫砂文化的经典著作中,对于茶壶出水的说法我读到的有:

其一:徐秀棠先生谈:从茶壶中倾倒出来的茶水‘圆柱’要光滑不散落,这种不散乱的‘圆柱’越长越好。俗话‘七寸注水不泛花’,就是说提起茶壶七寸高,往容器里注水不会四溅水珠,表明出水顺畅有力。反之,壶嘴水出时即散落迸溅则不可取。(文见《中国紫砂》之109页)

其二:韩其楼先生认为:壶的出水效果跟‘流’的设计最有关系。倾壶倒水,能使壶中滴水不存者为佳。出水水束的‘集束段’长短也可比较,长者为佳。(文见《紫砂壶全书》之174页)

其三:夏俊伟先生讲:出水流畅不涎水,注水七寸不泛花,直泻杯底无声响,这与壶嘴壁厚薄、光滑,壶体孔眼、壶嘴眼,壶盖孔眼有着密切的关系。(文见《中国紫砂茗壶珍赏》之《紫砂壶鉴赏常用术语》399页)

研究传统,结合自己的实践,我以为砂壶出水涉及三个环节:一是设计环节。壶好的出水是紫砂壶基本功能的一个标准元素,好的出水不仅有强烈的视觉冲击力,有爽的愉悦心理感受,还有多种形态的美的欣赏。在传统制壶中不把砂壶的出水列为设计范畴,仅仅作为工艺、技艺问题。我在创作时,则把砂壶出水的畅通列为壶整体设计的一个主要元素予以考虑。其二是壶嘴壁的厚薄、嘴内壁的处理、壶嘴口出水的设计,与壶体孔眼,壶盖气孔的大小、形态,三者作统一的思考与制作。其三是对那看不见的细节,要以对壶友负责,对砂壶负责,尤其是对自己从艺形象负责的精神精益求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