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一. 4月 15th, 2024

彩虹神器诞生珐琅彩瓷

惠顾宫廷,珐琅彩瓷期间限定

古代民间流传一首诗句,用以形容珐琅的光彩:宝瓶如花放光采,全凭巧手把花栽……。珐琅的价值超越其他器物,无论是珐琅彩瓷还是掐丝珐琅,在创制和使用阶段都是为皇室服务,从未流向庶民世家。历经明清几代皇帝亲自督办,可见其地位之高贵。

珐琅,作为一种釉料,据资料显示,最早的珐琅制作者应该是埃及人。相对于其他的制作手法,珐琅瓷艺术虽然流传时间不长,但其个性鲜明,美轮美奂的外观,依旧赢得了人们的青睐。

陶工的一个失误,让人类的智慧得以拓展,他不小心将苏打涂抹在陶器上并放入烤炉加热,结果发现烧制完成后陶器的表面呈现出一种玻璃结晶状的物质。受到这一发现的启发,智慧的古埃及人利用这一方法,进行了长久的探索,并最终发明了玻璃釉料。在古埃及艺术中,金色与彩色的配合具有很重要的意义,他们认为侧面是展示人的最佳表达方式,因此,古埃及艺术有着强烈的平面装饰特点。历史资料表明,最早的珐琅首饰出现在斐济女王的棺木中,是一只鹰形臂钏。 中世纪的拜占庭艺术不仅继承了古罗马卓越的金工传统,而且其金工技艺在欧洲的金属工艺中也是最为优秀的。拜占庭金匠们的工艺造诣无人能及,他们用金线将玻璃板隔为格子,然后倒入珐琅,以保证玻璃不与金子融为一体,最后打磨使之光滑如镜面。 在《外国工艺美术史》一书中,张夫把拜占庭珐琅工艺分为浮雕式和色彩式两类,并指出:浮雕式珐琅带有浮雕和镶嵌效果,而色彩式珐琅则注重颜色的艳丽和强烈。珐琅工艺分为两类,其中一类是在设计好的图形上涂上透明或不透明的玻璃颜料,再经过烧制和打磨来制成,而这种工艺在西方被称为珐琅。在明代时期,大量的进口珐琅颜料进入中国造成了珐琅艺术的繁荣发展,景泰蓝就是在此期间得名的。相关研究显示,明朝时期频繁的海外贸易和文化交流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中国珐琅艺术的进步。掐丝珐琅的金色和彩色效果很受统治者的青睐,自此珐琅艺术进入了华丽多彩的时期,并得到了广泛发展和创新。 根据相关历史资料显示,由于珐琅工艺在当时被宫廷垄断,不管制作了多少,所有的珐琅作品都归皇宫所有。因此,珐琅被称之为“宫庭艺术”,并且大多数的珐琅器皿都是礼品和皇家用品。 在明代的时期,朱祁镐(明代宗)非常欣赏珐琅工艺,他下令大量制作珐琅作品,这进一步推动了珐琅工艺的发展。在景泰年间(公元1450至1457年),珐琅工艺水平得到了重大提高和发展。景泰蓝是一种传统工艺品,其产品通常以孔雀蓝色为主。这种工艺品始于明朝景泰年间,在那个时期,大多数的珐琅器物都是这种颜色,因此就被称为景泰蓝,并且这个称呼一直延续至今。 有关研究显示,珐琅工艺在明清时期得到了大发展。这主要原因在于,明代时期进口了大量的珐琅颜料和彩色绘制珐琅所需的工艺,为工匠们仿制珐琅彩提供了可能。同样,中国的铜胎掐丝珐琅制品和制瓷业也为画珐琅提供了基础和素材。 珐琅彩瓷器是在清朝康熙晚期创烧成功的。康熙皇帝在学习和借鉴国外先进文化科学方面极为出色,他邀请了最优秀的外国艺人进入清宫,从中引进了大量的珍品和艺术品。康熙皇帝被珐琅器的造型和色彩所吸引,这种器物符合其所追求的华丽、清新和博大的皇家装饰效果,而且比当时宫廷中使用的斗彩、五彩瓷器更富表现力。因此,康熙皇帝命令宫中巧匠尝试烧制珐琅彩瓷器,并试图将其继续改进。康熙时期中国的画珐琅工艺创新意义重大,这种技艺的第一代画珐琅匠可能来自铜胎掐丝珐琅、料器、纸糊瓷器等类别的工匠。他们运用烧制掐丝珐琅、料器或粉协瓷器的经验,并使用本国的珐琅原料,在瓷胎上进行珐琅彩的烧制。由于珐琅彩瓷的工艺技法借鉴自铜胎画珐琅,这种方法在瓷胎上的应用难度极大。这是因为在瓷胎上绘制珐琅彩需要用各种不同的珐琅彩釉进行绘制,掌握烧成时间也很难。这些都导致珐琅彩瓷的研制进展缓慢。 康熙皇帝为了发展珐琅彩瓷,曾要求法国传教士回国邀请最优秀的画珐琅艺人进入清宫,并进行实验和研究。经过长达近30年的试烧,珐琅彩瓷终于在康熙五十九年(1720 年)创烧成功,当时这种制品被称为“瓷胎画珐琅”。历史记录表明,康熙款画珐琅不仅是中国画珐琅的奠基者,也是这种技艺成熟标准制品的代表。为了学习西方铜胎画珐琅的工艺和装饰手法,当时瓷胎画珐琅的制品充满了西方装饰画的特征。 乾隆皇帝多次亲自指导制作仿制“景泰款”掐丝珐琅。珐琅彩料在雍正六、七年间经历了一个重要转折期。在雍正后期,珐琅彩料主要分为两种,一部分为进口料,另一部分为国产料。其中,宫中自炼的和御窑厂的五彩料是自行生产的。这些颜料通过《清档》中的记录得以留存至今,包括雪白料、大绿、矾红等,被宫中认为是珐琅彩料,因此与进口珐琅彩料视同。这种混淆可能是因为它们的装饰效果相似。 文物研究专家刘良佑认为,雍正六年前的风格与康熙时期相似,而六年后和乾隆早期则更接近。雍正后期和乾隆早期的珐琅彩瓷白胎内外都施有釉,彩绘相对较轻。这些珐琅彩制品的釉面防止开裂,主要题材是花鸟、竹石、山水和人物,并配以诗文和印章。乾隆后期的珐琅彩发生了一些变化,但这只是风格上的改变,色料仍然是进口料和自行生产的国产料的结合。然而,与前任皇帝不同,乾隆皇帝多次亲自指导制作,引出了三种仿制“景泰款”掐丝珐琅的制品。早期仿品完全按照明代珐琅器的造型、纹饰和釉料精心仿制,基本特征与景泰珐琅无大差异,但由于技术和原料等条件限制,这种珐琅器相当罕见。第二类仿品多在乾隆二十五年至三十二年间制作,主要是根据宫内陈设需要,根据其他种类器物如瓷器、玉器的样式制作掐丝珐琅器,再加上刻款。这类仿品与明代“景泰珐琅”的风格迥异,而是体现了乾隆时期器物的时代特色。第三类则是任意改刻和加刻“景泰珐琅”的原款,这些器物的存在增加了鉴定景泰款掐丝珐琅器真伪的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