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一. 5 月 20th, 2024

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展望教授雕塑云课程材料与观念教学

庚子新春,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疫情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也牵动着全国雕塑艺术家的心。由于疫情也影响了2020年度全国高校的教学计划,艺术教学也由现场教学改为云端授课。四月起雕塑头条将用若干期介绍各大美院、艺术院校雕塑系老师们的优秀作品,同时也可介绍云端教学成果(投稿邮箱:dstoutiaovip@163.com)。本期介绍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展望教授指导雕塑“云课程”——材料与观念教学。

 

 

课程名称:材料与观念

任课老师:展望

开课时间:2020年3月16日-2020年4月3日

授课对象:雕塑系研究生一年级

 

 

《与疫情无关?》

文/金雨

 

三月第一周的课程过的飞快,很快我们就到了“观念与材料”线上课程第二部分的内容—将自己选用的材料不断展开,推进,最终生成作品,这也是大家最“痛苦”的两周了。一开始上课的时候,同学们都互相展示了自己感兴趣的材料或者是方向。当时老师特别提醒,不要只用嘴说,至少要有个草图或者视频,可以让我们用视觉的方式理解你要做什么,口说无凭。我觉得这倒不是担心大家功课不够多,非要画点什么,而是在进行视觉输出的时候,人的大脑是在想许多事情的。视觉传达会给其他人更多的想象空间,不是只停留在语言层面。毕竟我们不是说话专业。限于特殊时期的条件,从始至终手机也成为了一个隐形材料,视频剪辑也在创作中变得异常重要。

前两次课,同学们最大的问题就是跑题,本来一个东西持续做下去会非常好,结果做着做着就去搞别的了。一开始我总是选不定要做什么,主要是因为觉得自己观点太多,有时候会受到社会观点很大的影响,都不知道哪个是自己的观点了。展老师说这里面没有一个纯粹的绝对性,自己的想法总是要与社会搏斗的,处理材料和观念之间的那个关系就是矛盾产生的机会,要好好考虑一下是哪里刺激到你了。

三月的第二周,我们开始了展望老师的“观念与材料”的线上课程。课程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是以“自己”为材料制作影像,第二部分则是针对观念与材料的关系进行具体创作。第一堂课我想目的就是让所有人卸下以往包袱,拒绝说教,而是采用鼓励态度,为接下来的课程做准备。展老师毫无拘束地让大家给他提问题,而且每人还必须要说,这让平时不怎么喜欢提问的同学多多少少有些不适。

第一份作业来的很突然,但也在预料之中—即我们都要用“自己”为材料,制作一段影像作品,并且第二天就要给大家展示,集体进行批判性讨论。首先,我们的课堂非常注重的就是“讨论”,但讨论绝不是情感宣泄,说话要有逻辑,不能为了说而说。但只要说出来,即是对自己思维的一种肯定,也同时会对他人的创作有所启发,可以说是一种比较无私的做法了。在课堂上,我们经常讨论一些很“玄妙”的东西,这不是简单的观念,而是在观看或者创作艺术的时候那种不可言喻的感觉,当然很多时候我们也是竭尽全力在做一件用语言永远不可以达到的事情。这些“无用功”看似多余,但实际是在潜移默化训练思维能力。三天中,我们不仅讨论社会事件和彼此的看法,也通过这些影像作品,讨论了许多关于艺术和生活的具体问题:从矛盾在创作中的重要性到语言的具体和宽泛问题;从技术与艺术的关系问题到表演性和表演的区别;从影像配音的问题到皱纹与微笑的关系。因为同学人数较多,所以这篇推送分为两个部分,主要围绕这次影像创作的讨论过程并结合同学们具体的影像作品进行解读,我以一个记录者的身份将自己在日记中写到的关于课程的真实过程呈现在这里,希望各位可以耐心的观看。

有同学问老师,这次创作是否要和疫情有关?老师的答复是在现在的瘟疫情况下,大家都被关在屋子里面做作品,无论你做的是什么,都将会与瘟疫相关的。这一切,与疫情无关,但与我们自己有关。

 

 

视频集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