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一. 4月 15th, 2024

千年古窑村亮出新名片

admin

11月 5, 2023 #陶瓷古窑

陶瓷古窑介绍_陶瓷古窑遗址_陶瓷古窑/

独特的蔚县黑瓷茶具。

陶瓷古窑遗址_陶瓷古窑_陶瓷古窑介绍/

黑瓷生产车间。

本报记者 赵小刚 通讯员 林媛媛

气温骤降,但蔚县杨圈镇郑家窑村原国营陶瓷厂依然一派热闹景象。

大黑瓷缸由于体积较大,需要分段制作。 工匠们在下料机前熟练地揉捏。 将车轮上的泥球快速拉成型,然后辅以镶嵌、胶合、接合等方法。 使用数千个丝锥使每个接头紧密贴合。 接缝。 这样的缸烧成后,颜色黝黑,光泽亮丽,浑然一体。

“没想到,曾经被忽视的大缸,如今却成了热门商品。” 黑陶制作传承人张占峰感叹市场的动荡,也为当地的老手艺能焕发新的辉煌而兴奋。

沉寂多年,古窑门口迎来变故

郑家窑村位于蔚县西北部的丘陵地带。 这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古村落。 在村北明朝永乐初年修建的玉环阁地基上,可以清晰地看到用来加缝隙的粗陶残片,足以证明郑家窑村的制陶业曾一度盛行。 600多年前就非常发达。 随着大量陶瓷制品的出土,通过物理分析,这里的制陶历史可以追溯到唐代,甚至更远。 如今,这里还有保存较为完好的一万八千年古窑。

水土养育着人民。 郑家窑村民之所以能够世世代代以制陶为生,是因为这里含有极其丰富的耐火瓷土、易熔易凝的黄土釉料以及火力适宜的煤炭资源。 由于它是用煤烧制的,在1300摄氏度的高温下,煤中的碳元素逐渐渗透到釉中,从而呈现出乌黑闪亮的效果。 这里出产的陶器也被称为“黑瓷”。 由于酱菜不会变质,稻米不生虫,酒味更加醇厚,这些瓷瓮、盆、盆等几千年来就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的必备品。

1956年,郑家窑村个体陶户组织成立了“瓷业协会”。 他们还一度创新,烧制了不同类型的瓷管,对疏通渠道起到了重要作用。 然而,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炻瓷的市场逐渐缩小,大多数年轻人不再愿意从事这个行业,导致这一古老的工艺失传。 为了保护和传承这一传统技艺,蔚县于2008年将粗制陶技艺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县政府积极筹集资金,推动保护计划的实施。 2015年后,随着郑家窑居住环境不断改善,吸引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回乡发展,熄灭多年的古窑口再次引起人们的关注。

“老工艺”遇上“新工匠”

35岁的张占峰是希望利用老本领致富的年轻人之一。 张占峰一直从事汽车行业。 作为郑家窑村的女婿,他早就听说过石器的历史。 出差时他总是更加注意。 尤其是2017年,他去景德镇采购汽车配件时,看到店里一个小茶杯就要近千元,这让他浮想联翩。 回到村里后,他多次向老人求证。 最后大家的答案都是一样的:大到能装500多公斤酒的储酒罐,小到100克以下的火罐、香炉。 郑家窑村可以做到。 这给了张展峰信心。

去做就对了。 在村民们寻找新的致富门路的氛围下,张占峰购买了煤气窑、落料机等设备,在县城开设了制瓷作坊开始“试水”,还专门请来了村里的老工匠。村里共同开发一款独具地方特色的茶杯。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 张占峰真正入行后,在备料阶段就感受到了郑家窑村传统工艺的严谨和复杂。 老艺术家使用的瓷土氧化铁含量较低,当地人称之为“坩埚土”。 选好材料后,先用石磨机或破碎机将土块破碎,然后根据设备的尺寸确定筛子的厚度。 过滤后,在“坩土”中加水,搅拌混泥,然后小火煮。 陈旧。 陈泥装入下料机前必须反复揉捏,使其揉捏顺畅。

接下来的十几道工序,容不得半点马虎。 张展峰继续仔细研究,期待着让他满意的茶杯的出现。

非遗黑瓷缸热销

它与使用传统的煤窑完全不同。 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村里的老工匠终于掌握了气窑的烧制规律,成品率不断提高。 张占峰经历了故乡泥土的灰烬重生的全过程,自然对每一个釉色迷人、均匀、饱满的茶杯都爱不释手。 但市场是检验产品的试金石。 卖掉后,他发现茶杯作为工艺品不仅属于小众消费,而且只有少数品相优良的才能卖到高价,这让他重新开始思考。

就在大家以为张占峰准备放弃的时候,2020年,他租下了郑家窑村原国营陶瓷厂并投资改造,让沉寂多年的古窑口重新焕发了人气。 他的选择并非出于一时冲动,而是经过一番调查后,他发现白酒行业在包装设计上不断寻求差异化,从而催生了市场对不同形状瓷瓶的广泛需求。 而这种规模化生产,正是郑家窑村古窑重现辉煌的关键。 次年,20余名村民在老工匠的培训下成为“新工匠”。 拿下订单后,酒瓶从研发到量产的发展进展顺利。 令人惊奇的是,为了提前为“白酒新国标”做好准备,不少酒厂加大了发酵罐、储酒罐的采购力度,而直径近1米的黑瓷大罐就是郑家窑人制作的。 两人很熟,两人一拍即合,当年郑家窑就生产了4000多个大缸。

今年“3月15日”晚会曝光了坑里腌酸菜的做法,令人震惊。 在老滩酸菜市场正在经历大洗牌的同时,酸菜罐的需求量也大幅增加。 “今年我们的订单已经突破2万件,我对当地‘黑瓷’的未来充满信心。” 张占峰相信,这一传承了数千年的传统工艺在新时代将焕发新的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