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二. 5 月 21st, 2024

愿逐月华流照君

同行中也许不少人有我这样的习惯,喜欢在晚上干活,因为此刻远离了一切纷乱吵杂,心很静,也最干净。
已是初夏时令,凉爽的夜风吹进屋内,清朗的月光照在窗台上,令人十分惬意。
今夜,我照常进行着手头的创作。屋子里低徊着舒缓的乐曲,使寂静的四周平添出一种安祥恬淡的气氛。
我常听中国民乐,其中最喜欢的就是《春江花月夜》,唐诗中,张若虚的这首诗作,曾给予我最深切的感动。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
伴着如歌如诉的曲子,吟诵着这千古流传的诗行,不觉心向神往,有种如见故人的亲切。
就在此刻,心头不禁冒出一丝淡淡的怅然。
在这轮光照千古的明月下,人生实在是过于匆匆。
童年的歌谣依稀萦绕在耳畔,转眼已届不惑。
回首十几年前,我由一个吃皇粮的知识分子蜕变成整日与泥巴为伍的体力劳动者,其中的曲折得失多多。
可从事紫砂这行给我的人生体验,也让我真切地感受到工作着是美丽的这句话的深刻内涵,尤其是能自由从事喜欢的工作,简直可以说是一种幸福与享受。
只是我们往往忽略了这一点。
每当夜静更深之际,一件作品在手中完成,此刻虽已浑身疲惫,端起早已凉透的茶杯,瘫坐在沙发上。
只是看着创作完成的坯体,那份成功的满足与欣慰,真是难以言表。
这情景,象是老农捧起刚收获的老玉米。
那感受,是醉翁亭里乐不思归的欧阳公。
确实,陶之乐,得之于心而寓之壶也。
……
写完上面的文字,不觉已是仲夜,房内传来妻儿微微的鼾身,唯有窗外的明月依然皎洁。
我记得《菜根谭》里有这样的叙述,当雪夜月天,心境使尔澄沏;遇春风和气,意界亦自冲融。造化人心混合人间。
沐浴在这清朗明澈的月色中,只觉得灵魂在其间自由地徜徉,它能让你忘却世间一切功利、得失,享受无穷快乐。
天地有万古,人生只百年。愿我们善待人生,持一份平常心,多一点包容与慈悲,忘情地受用这天地的恩赐吧!
愿明月常伴,快乐常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