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二. 5 月 21st, 2024

程辉60年紫砂之路干紫砂事谋紫砂业__紫砂之家

admin

12 月 9, 2023 #陶瓷资讯

 

60年,弹指一挥间。60年,紫砂之路漫漫长。

1958年,一位年仅15岁的少年,步入宜兴紫砂工艺厂,拜在“七大老艺人”之一的吴云根门下,开始了他的制壶生涯。60年过去,这位当年一头黑发的少年,如今已是一头银发,但他精神爽朗,依然在为他所干的紫砂事、所谋的紫砂业而不知疲倦地工作。他就是研究员级高级工艺美术师、江苏省工艺美术大师、中国陶瓷艺术终身成就奖获得者程辉。

2018年5月,在程辉大师从事紫砂艺术60年之际,记者怀着一颗崇敬的心采访了他。

记者:作为当今紫砂界的一位老将,面对那漫长的60年紫砂生涯,您有何感想?

程辉:感想很多,真可谓思绪万千。不过,我最想说的是:做紫砂人,干紫砂事,谋紫砂业,这是我一辈子不变的追求。做紫砂人,我一辈子做不够;干紫砂事,我一辈子干不完;谋紫砂业,我一辈子谋不尽。记得电视连续剧《康熙王朝》的主题歌《向天再借500年》中有这样一句词:“我真的还想再活500年。”那是一位帝王面对天下的豪情、责任与担当。作为一名紫砂艺人,我想说的是:我真的还想再为紫砂奋斗60年。

记者:“我真的还想再为紫砂奋斗60年”,尽管这不过是一种美好的愿望,但在您这么一位紫砂老将的嘴里说出来,令人热血沸腾。这是一位紫砂艺人对紫砂艺术的忠诚与热爱,对紫砂艺术的责任与担当。纵观您60年的艺术生涯,您既是制壶高手,又是管理行家、研发能手,有点与众不同,这是为什么?

程辉:做紫砂人,人不离紫砂;干紫砂事,事不离紫砂;谋紫砂业,业不离紫砂。我认为,紫砂的发展是全方位的,制壶只是其中的一个重要方面,只要是对紫砂发展有利的事,我都应该努力去做,而且要努力做好。从艺以来,我拜师学艺、抓技术管理、搞作品创新、与人共同制定《紫砂陶器》国家标准、培训学员、研发失传的“青灰段”紫砂泥料,等等,所干的事都是紫砂的事,所谋的业都是紫砂的业。作为一名紫砂人,心里要有紫砂这盘大棋,所作所为也要围绕着紫砂这盘大棋。

记者:在紫砂圈内,您被称为“紫砂全才”,这既是对您的一种高度评价,也是对您所做工作的肯定。尤其是您参与制定的国家标准《紫砂陶器》,这对紫砂事业的发展是一个重大贡献。请您谈谈参与制定《紫砂陶器》的情况。

程辉:1986年,国家轻工业部委托宜兴紫砂工艺厂制定首部国家标准《紫砂陶器》,我和李昌鸿大师、蒋敖生同志领受这一任务后,先后到陕西、河南、云南、广东、广西、浙江等省进行考察、研究,起草制定了国家标准的《紫砂陶器》,并得到全国陶瓷检测中心的批准,一直沿用至2009年。《紫砂陶器》不仅填补了以往紫砂陶器没有国家标准的空白,而且进一步奠定了宜兴紫砂在全国的地位。我是1958年进宜兴紫砂工艺厂的,拜“七大老艺人”之一的吴云根为师。我的家在蜀山,祖上吃的是陶瓷饭,在当时算是陶器大户,以制作砂货为主,家里还有一座窑,叫程家窑。虽然我的文化程度不高,但我对紫砂情有独钟,喜欢琢磨紫砂方面的事。2010年引发的“紫砂风波”,让社会各界对紫砂原料的真伪优劣甚为担忧。对此,我积极会同有关人员,对宜兴紫砂原料的具体标准问题进行分析商讨,负责起草了《宜兴紫砂泥料》的企业标准,获得有关部门的认可并颁布施行。这对泥料的规范生产经营起到了很好的约束作用。为了让社会各界进一步了解宜兴紫砂泥料的特性,我又主编了《宜兴紫砂研究》一书。

程辉【 朦艟 】编号:50304

记者:为了紫砂事业,虽然您做了许多与自己创作无关的事,但创作一直是您抓在手里的一根主线,因此您的紫砂创作也是硕果累累。至目前,您已经创作了多少新品?

程辉:至目前,我创作了100多个新品,如“黄金竹套壶”“乘风破浪壶”“竹满乾坤壶”“汉马壶”“汉羊壶”“国玺龙壶”等。在紫砂创作上,我坚持以平稳求凝重,以和谐求协调,以韵味求生动,逐步形成了有自己个性的风格。

记者:最近10多年,您把许多时间和精力投放在宜兴方井紫砂文化城的建设与发展上,可以说这也是您人生中浓墨重彩的一笔。请问您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程辉:只要干的是紫砂事,谋的是紫砂业,我都愿意去做。我能到宜兴方井紫砂文化城来为紫砂做点事、出点力,这首先要感谢宜兴南方集团老总徐建元先生,是他对紫砂的热爱感动了我。2004年我从宜兴紫砂工艺厂退休后,就开始与徐建元先生接触。当时南方集团下属有个方井紫砂有限公司,徐建元先生很想在推动和发展宜兴紫砂产业上干一番事业。我很感动,愿意与他一起为紫砂做点事。就这样,我来到宜兴方井紫砂有限公司,负责技术培训、泥料研究、作品创新等工作。2013年11月,经过投资建设,宜兴方井紫砂文化城正式开业,内设180多个紫砂工作室,还有方井紫砂学校,专门培训紫砂学员。我担任紫砂学校校长,至目前已培训300多名学员。在这期间,我们还成功研发了失传的“青灰段”紫砂泥。“青灰段”紫砂泥料最早始于清乾隆年间,并运用到紫砂壶的制作中,在晚清至初期因多种原因而失传。2011年5月,宜兴市陶瓷行业协会给方井紫砂有限公司下达了研发任务书,由徐建元任总负责人,我任项目组组长,成立工艺研发组和技术攻关组,集中人力物力财力,要求在短期内使这一文化瑰宝得以复原。乾隆“青灰段”紫砂泥具有神秘色彩,用该泥料制作的紫砂器呈深灰色又略带青黄,具有十足的紫砂原矿气韵,沉着、稳重,又稍显热烈,并有硬朗的男子范。我们以“底槽青”“天青”“段泥”“芝麻段泥”等泥料,经过数百次的试制,终于取得成功,在颗粒、色泽、手感等方面,均达到了清代、遗器的肌理效果。乾隆“青灰段”紫砂泥料已成功申报国家发明创造专利,并获无锡市科技创新奖提名、宜兴市科技进步奖提名。

记者:在60年漫漫紫砂路上,您做紫砂人,干紫砂事,谋紫砂业,为紫砂作出了令人钦佩的贡献。今后,您是不是还会一如既往地在紫砂路上走下去呢?

程辉:不忘初心,60年后再出发。在紫砂这条道路上,我还会力所能竭地做自己应该做的事。尤其是要搞好传帮带,在紫砂行业大力弘扬工匠精神。具体说,就是要把我们宜兴“七大老艺人”的制壶技艺、制壶精神传承下去,发扬光大。前不久,我特地为自己从艺60年制作了“乘风破浪壶”,其意是在紫砂艺术之路上乘风破浪,继续前进。

程辉,研究员级高级工艺美术师,江苏省工艺美术大师,中国陶瓷艺术终身成就奖获得者,宜兴方井紫砂有限公司艺术总监,2017最具影响力紫砂艺术领军人物。

字润年,自幼酷爱紫砂,15岁就跟随“一代宗师”吴云根学徒,练就了扎实的制壶功底,年轻时期在紫砂界就出类拔萃,40岁正式提干,从事紫砂研究和管理。在宜兴紫砂工艺厂这所“紫砂黄埔军校”逐级提升,先后任技术科科长、紫砂研究所所长、总师办主任等职。国家标准《紫砂陶器》(GB/T 10816-89) 起草人,《宜兴紫砂泥料标准》制定专家组组长。以《紫砂陶器》国家标准主要制定者的身份,于1990年荣获中华人民共和国轻工业部三等奖、江苏省科技进步三等奖等殊荣。60年如一日,从不间断对紫砂艺术的探索和追求,年年有精品,不断出新作,多次获得国家、省、市级金、银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