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一. 5 月 20th, 2024

雨过天青云破处淄博陶瓷数千年

admin

12 月 10, 2023 #陶瓷古窑

新华社北京5月26日电 5月26日,《新华每日电讯报》刊发了题为《雨后青云破处,淄博陶瓷千年——山东淄博陶瓷产业的前世今生》的报道。

 

夜幕降临,山东淄博各大烧烤店的炭火里,炭火烧得通红,肉串冒着油滋滋作响。 趁热取一束,加入蘸酱和小葱,卷起面包用力一推,放入口中,唇齿留香。 随着烧烤风靡全网,今年3月以来,淄博成为网络“顶流”。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在淄博陶瓷琉璃博物馆里,陈列着几千年前当地用来烤制食物的陶器和琉璃器皿。 2022年,全国十大考古发现之一的临淄赵家须窑遗址,将当地烧烤美食的历史推至距今约13000年。

淄博,齐国故乡,历史文化源远流长。 作为北方重要的陶瓷生产基地,历史上繁荣的陶瓷工业帮助齐国鱼盐冶铁称霸诸侯。

今天,我们走进淄博,触摸历史长河中珍贵的陶瓷记忆,寻找北方陶瓷文化明珠的古韵,领略文化传承与科技创新带来的强大力量。

景德镇古窑陶瓷_陶瓷古窑_景德镇古窑民俗博览区

淄博华光国瓷科技文化有限公司生产的瓷器制品(受访者供图) 传承千年的窑火

中国,英文译为“China”和“瓷器”。

在国外,陶瓷最早的称呼是Chinaware,直译为“中国瓦”,后简称china。 关于这个词的由来,学界众说纷纭,目前尚无定论; 可以肯定的是,在我国的历史上,特别是在中外文明交流史上,陶瓷有着非常特殊的地位。

淄博是中国北方青瓷的重要发源地,在我国古代陶瓷史上具有重要地位。 《中国陶瓷史》记载,山东淄博寨里窑是迄今为止已知的北方青瓷的重要产地之一。 今天,这里的陶瓷被称为“当代国窑”。

淄博各个历史时期所生产的陶瓷制品,都比较集中在一个行政单位,统称为“淄博窑”。 “淄博窑”在我国北方窑系中极具影响力。

历史上,“淄博窑”生产的陶瓷主要供民用。 结构简单、施工容易的“馒头窑”是当时烧制陶瓷的主要设备。 对古窑址考证,这种窑出现于战国至秦汉时期。 宋代窑的结构分为窑室、窑门、通道、火室、窑床、烟囱六部分。 无明显改进,新中国成立后仍广泛使用。

淄博优越的地理位置和丰富的耐火材料、森林、煤炭资源,为淄博陶瓷产业的发展创造了得天独厚的条件。

淄博是我国最早生产和使用陶器的地区之一。 2005年发掘的边边洞遗址出土文物令人叹为观止,淄博地区使用陶器的历史可追溯到8000多年前。 边边洞出土的陶器多为夹砂陶,质地参差不齐,颜色以红色、红褐色为主,也有少量褐色、黄褐色陶器。 陶器的主要类型是水壶和碗。 陶器表面素净,无纹饰,无铭文,有的具有后黎文化陶壶的重叠式样,是海岱地区新石器文化的源头。

西周初年,太公姜尚封齐建国,定都临淄(今淄博市临淄区)。 业、渔盐之利”等治国方略。齐国濒临渤海和黄海,是当时我国最大的海盐产地,年产铃36000口(一口今重384公斤)《管子·轻重甲》载:“齐有曲盏之盐,燕有辽东之炊”。

在古代,盐一般是用深腹陶器将海边滩涂下的卤水煮沸,加入凝固物结晶而成。 对盐的大量需求带动了盐业的大规模发展,社会对烧盐陶器的需求激增,淄博的陶器业日趋繁荣。

《吕氏春秋》记载:“黄帝有陶正,昆吾制陶。” 郑、公政等官员对各种手工业实行特殊管理,其中设立官职“陶政”管理陶器业。 齐国作为周朝的诸侯国,仿效周制,建立了“陶政”。 据淄博陶瓷琉璃博物馆讲师杨文清介绍,“陶政”是我国最早专管陶瓷行业的官员。 齐国还有官办陶坊,专门为宫廷制作陶器。

齐国向“天之两(魏)、赵、宋、魏、濮阳”等无盐国出售盐,开创了“官采制盐”的先河。 陶器是储存和销售盐的最佳容器,生产和销售盐需要大量的陶器。 因此,齐逐渐发展成为我国北方重要的陶瓷生产基地。 发达的陶器业有利于渔业、盐业和冶铁业。 “天下客商归齐如流水”。

魏晋南北朝时期,淄博窑完成了由陶向瓷的过渡,寨里窑的青瓷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唐宋时期,陶瓷烧制技术日趋精良,器物种类齐全,地方特色更加鲜明。 雨滴釉、茶末釉、扭胎瓷、白地黑花瓷、锈花瓷、兔毛瓷等各具特色。 明清时期,淄博形成了以淄川、博山为代表的陶瓷生产基地和产品销售中心,以寨里窑、茨村窑、博山窑为代表的淄博窑成为古瓷名窑。

淄博市博山区烟神古镇有13座古窑。 走进古镇,千年古窑悄然浮现在眼前,穿过幽深厚重的青石巷,斑驳的、烧过痕迹的匣钵壁,传递着当年窑民生活的点点滴滴。 据史料记载,明清时期,这里有圆窑170余座,居博山六窑之首。 生产的雨滴釉、茶粉釉等名瓷享誉海内外。

作为淄博陶瓷的主要发祥地之一,盐神镇有“中国陶瓷古窑村”的称号。 新中国成立后,全国最大的陶瓷厂山东博山陶瓷厂就诞生于此。 这里几乎家家户户都烧窑烧陶,为人们的日常生活提供了无数的陶瓷制品。

但是,随着时代的发展,陶瓷行业已经从手工生产转向机械化生产。 现代陶瓷窑炉技术大大提高了窑炉的能源利用率。 包括山东博山陶瓷厂在内的一大批陶瓷企业正在衰落。

争做世界上最好的瓷器

昔日,中国陶瓷漂洋过海走向世界,不仅作为船只,更作为东方艺术的载体,掀起了浓浓的“中国风”。 在17世纪的西欧,皇室和宫廷收藏中国瓷器成为“时尚”,普通人拥有一件中国瓷器往往是财富和地位的象征。

然而,随着西方瓷业的崛起和国内部分陶瓷企业品牌意识的缺失,“瓷国无好瓷”的尴尬局面令人担忧。 中国曾经失去了辉煌,在历史的聚光灯下若隐若现。

2000年春天,一位名叫苏同强的陶艺家访问了法国。 在一家世界知名陶瓷品牌的商场内,苏同强看到了一件精美的陶瓷,停在了柜台前。 这时,一个店员走了过来,眼神冷漠,很不友好地示意:不要碰。 见苏同强他们拿出一大叠崭新的欧元,店员脸色一变,问道:“你们是日本人吗?” 苏同强大声说:“中国!中国!我们是中国人!”

苏同强是淄博华光国瓷科技文化有限公司董事长。尤其是营业员那种淡然的态度,让人难以忘怀。” 苏同强回忆道。

苏同强和同事们把身上的7000欧元全部拿出来买瓷器。 回到公司,苏同强把从欧洲带回来的几个顶级品牌的瓷器放在最显眼的位置,督促员工做出世界上最好的陶瓷来超越他们。

历史上,景德镇生产的瓷器曾“走遍九地,流传海外”,成为最早走出去的商品之一,为中国走出去打开了一扇窗。

宋代五大名窑,钧、汝、官、阁、鼎。 五窑均烧于宋代,均为宋朝宫廷烧制的御用瓷器。 景德镇还有1000多年的官窑历史和600多年的御窑历史,而淄博生产的陶瓷主要是民用的。

数量大、效率低、有规模、没质量……20世纪80、90年代,淄博陶瓷企业数量众多,但大多是低技术产品。 淄博华光公司就是典型的瓷器生产企业之一。 几十年来一直在低端瓷业中摸索和徘徊。

各陶瓷厂规模化同质化生产,造成低价竞争,企业纷纷举步维艰甚至倒闭。 有的靠为国外陶瓷企业贴牌生产勉强维持生计。

“当时生产的陶瓷彩釉马克杯95%出口到美国和欧洲。” 苏同强说道。 华光是星巴克、雀巢、宜家、迪士尼的咖啡杯生产商,一个杯子的出口价格只有两三块钱。 代工的背后,严重忽视了产品的价值。 没有品牌支撑,这些陶瓷杯在国外沦为“地摊”,被人看不起。

骨瓷以其质地细腻通透、釉面光润润泽、造型典雅,被誉为“瓷中之王”、“御瓷”。

要想摆脱尴尬的境地,就只能迎头赶上了。 经过反复试验,华光公司终于在磷矿、石灰石等天然矿产中找到了出路,并取得了成功。 陶瓷产品原料和材料的健康品质,后来又探索解决了世界级难题的瓷釉上铅镉溶解技术,并获得国家发明专利。

如果说陶瓷是淄博的底色,那么科技创新就是为它镀上一层迷人的釉彩。 智能化浪潮席卷而来,淄博陶瓷产业由传统的粗放型增长向创新、个性、绿色等方向发展,引领着民族陶瓷行业的潮流。 以科研创新改造传统陶瓷产业,让淄博现代陶瓷产业后来居上; 文化创意的融合催生了全新的陶瓷产品。

“中华龙”系列、“鱼子蓝”系列、“金玉满堂”系列……走进山东思源新材料有限公司展厅,记者被融合生产的陶瓷产品迷住了“科技与艺术”吸引。 日用瓷不仅具有实用功能,更具有文化内涵。 从“中国龙”系列到“荣华富贵”再到“儒家”,瓷器已经成为一种文化载体,输出中国的灵魂和形象。

山东思源将年销售收入的15%以上用于技术研发,全力支持与配合科研过程,以提升陶瓷品质。 他们先后在日用瓷领域开发出被誉为“五朵金花”的5种新材料:镁质强化瓷、鲁豫瓷、鲁光瓷、高石英瓷、合成骨瓷。 鲁光瓷获得山东省科技进步一等奖,另外4种瓷器获得国家发明奖。

锻造品牌、磨砺品质,已成为中国陶瓷企业谋求高质量发展的着力点。

淄博汉青瓷中,纹饰的轮廓在瓷器上游走,不一会儿,一朵盛开的莲花从瓶中跃出。 在这里,白瓷可以“披上美丽的花衣”。 汉青国瓷总经理黄绍臣介绍,过去在瓷器上贴花时,很容易出现接缝。 现在我们正在裁剪衣服,去除这个痕迹。 该无缝贴花技术已获得国家发明专利。

淄博市传统产业发展中心副主任何亚英说:“几百年前,西方贵族以拥有一件精美的中国瓷器为荣,后来我们落后了,现在我们有信心做出最好的瓷器了。”在世界上。让’瓷器是国内名瓷’。

“雨过天晴云破,这颜色就是未来”

青瓷是瓷器中的上品。 我国青瓷烧制历史源远流长,“清醪毕,青瓷开”,从商周原始青瓷的出现到东汉的成熟,再到唐五代的发展,到宋代达到顶峰,在三千多年的陶瓷发展史上,青瓷始终与中华文明有着不解之缘。 中国文人对青瓷情有独钟,不仅因为它具有玉一般温润淳厚的气质,更因为它蕴含着“重义正直”的道德理念和“天人合一”的哲学内涵.

相传北宋末年,徽宗赵佶梦见雨后天色,晴空万里。 瓷器呈“雨后青天”之色。

保持这抹蔚蓝,成为历代陶瓷人的一致追求。 陶瓷的相对恒久与璀璨,赋予了“上清”文化独特的魅力。

传统青瓷的蓝色来自于釉料,而不是材料本身。 淄博陶瓷企业构思大胆,探索运用新材料、新创作,弘扬当代青瓷艺术。 2006年,华光公司开发出一种名为“华青瓷”的陶瓷新材料,并获得国家发明专利。 苏同强介绍,华青瓷烧制过程中窑变形成的结晶体,使釉色温润,以绿色为本色,并有天蓝、天蓝、粉绿、浅绿等,由内而外辐射,传承中国陶瓷传统。 “上清”文化。

现代科技带来了材料创新,加上文化创意的创新,新材料将产生更大的生命力。 结合现代科技与审美情趣,将花瓷制成文具、啤酒具、茶壶、奖杯等。无铅瓷、抗菌瓷、骨瓷等多项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发明专利,让“皇家”瓷”,健康陶瓷走进了寻常百姓家。

陶瓷界有“名瓷名窑出江南”之说。 受自然条件限制,我国北方优质高岭土稀少,烧成的陶瓷质量难以与南方瓷器抗衡。 然而,淄博陶瓷却依靠创新材料和文化创意异军突起。

雄伟的山川,迷蒙的河流,连绵起伏的群山,在陶瓷上形成了一幅幅美妙的画卷……淄博汉青国词出品的《河山图》结合了《千里江山》中的青、绿、绿和山脉”。 绿色呈现在瓷器上,得到业界的高度认可。

淄博汉青国瓷总经理黄绍臣表示:“我们专注于传承精致的东方美学,以梅子青向宋代青瓷致敬。我们要向世界证明,在这个最早定义瓷器之美的国度,还是可以生产出具有东方设计感的国瓷产品。”

依托“传统文化的当代表达”理念,梅子青“海黛青峰”城市礼品、汉情果瓷出品的“盛世河山”享誉海内外。

在淄博陶瓷琉璃博物馆,一套“千峰翡翠”系列瓷器格外引人注目。 这套瓷器曾用于国家重要外交场合。 总设计师林玉峰介绍,“千峰翠色”的设计灵魂是齐鲁海岱文化。 山东古称“海岱”。 海洋文化与陆地文化的结合,沉淀了具有人文特色的海岱文化。 林玉峰说:“华青瓷的材质晶莹剔透、光彩夺目、清澈透明。造型设计以山海为主题,以齐鲁海岱文化为主要创作元素,旨在表达齐鲁古朴、开放的气质。从器形来看,瓷器中间的立面产品造型饱满圆润,平面产品流畅柔和,组合形成东方日出的立体效果。泰山的封面展示了泰山的雄伟气势,延伸了中国这个拥抱世界、共同发展繁荣的大国的风采。”

依托陶瓷产业,淄博还衍生出刻瓷、延彩、瓷画等一批产业。 陶瓷琉璃文化创意产业集群营业收入已突破150亿元。 从满足人们日常生活需求的日用瓷,到健康环保的天然矿瓷、抗菌陶瓷、无铅陶瓷,淄博陶瓷产业正步入国际陶瓷舞台的中心。

华清瓷柳叶瓶2011年被英国皇室收藏。华光公司生产的“和谐五洲壶”、“和谐2007”咖啡具被中国国家博物馆、芝加哥财富博物馆、澳大利亚国家美术馆; 汉青国瓷出产的“国色天香”被中国陶瓷博物馆永久收藏。

何亚英表示,陶瓷产业已不再是过去简单的陶瓷生产概念,而是开始向文化创意转型升级。 产品的价值更多体现在文化艺术内涵上。 每一件平凡的瓷器都在成为精美绝伦的艺术品。